我在華團的日子

在華團的日子,每當處理完畢一項活動事務,縂有一種鬆懈的疲倦。朋友說,那樣的生活很精彩,不會淡而無味。但是這麽多年以來,我卻發現很多事情,我好像皆已學懂,卻還是學不懂巴結、奉承這囘事情。人人說,在華團就有如一個小政治圈,最得人心的都是精於這門學問之人。

然而,我卻發現工作、生活、愛情與成敗,都不再是一種簡單,那不再同於當年,只要努力就有機會順利通過一張考卷一樣。在旁人看來我平凡的人生當中,也會被一些複雜的人、事困擾著。                                                              

比如,我在學會釋懷的尺寸裏頭,難免還會爲了華團裏頭名爭暗斗的動作而不歡。老早以爲可以勸服自己,別和這樣的俗事過不去。但後來,發現原本已呈現異樣迷濛色度的華團天空,此時更是被一大塊烏雲佔據了。

我沒有鬆懈我的姿勢來觀看華團發展,無限期的期許華團陰霾散開之於,仍叮囑著自己雙腳朝向的方向不是風雲變色的天空。而今,還慶幸自己還擁有清醒的時刻,尋獲在華社工作的定位和價值。

常帶著一扇推開華團之門的心態看華團至今混濁不清的態度,我終於告訴秘書長我的認知和感受,因爲,將自己隔在混濁不清的外頭是我的堅持,也是尋找馴服,捍衛華社發展的角度,讓自己可以和清明之人很舒服的在有個性和清明度的地方,力求互動來灌溉彼此。

相信,在目前調度偏暗的燈光角度裡,終會有某人在不同角落堅持,願意認清和捍衛華團的價值。華社永遠不嫌佔位子的人數多或少,會選擇把自己放在裡頭,想必也有不簡單和不爲人知的一面。

對於,在華團遇見的熱情和友誼之手和夥伴是無法無視於任何價值的,他們的愛讓人自在和溫暖。雖覺得在這裡沒有完全屬於我的天空,但偶爾也有把我留住的魅力,那已很滿足。

至於,心中偶爾會有意無意惹我起煩惱的不愉悅,該抱以如同看了一幅星雲大師墨跡般的心量“隨他去”了!

 

 

遇見

2005年初春,在義工路上曾遇見了他們夫婦,因緣之故,雖在時間上的貧乏,沒很密切的聯係,但自己卻不經意被他們身上無意閒流瀉的“真”而莫名觸動著幾乎沉澱的我。於是,對他們夫婦萌生了一股莫名的好奇感,好奇著探知他們的思緒,共同在義工生活空間的犧牲,視佛光道場為另一個立身之處。

“正因一份“歸屬感”吧!除了與家人、終身伴侶、朋友分享一份成就以外,倘若,再將慈悲心奉獻于更廣大的群體,享受付出的過程,那既不令人厭倦,亦不會遺漏生命中更有意義的部分。”這是他倆從不遺漏錯過的信念和感想,當遇見信仰以後。

因爲信仰,認清更多,更獲悉自己還需要去添補自己,也認清給人歡喜,弘揚佛法的重要。,而有了共信,創作也多層面展開,因此,我在今年的花車遊行籌備工作中,當可感覺,那就有如是來自宇宙、大自然的心力,借助他們在表達它自己。所以,我看到一片充滿大自然意境的創意,也看到願意犧牲的價值和意義。原來,奉獻,不求完美,犧牲,既是感動。

福正大哥說,“宣揚佛法,以花車遊行爲例,那不限於為花車置放多少美麗鮮花做裝飾而已,我希望那是結合藝術、文化和教育為前提的創作和創新。他說,那和顛覆過往扯不上關係,而是在思維上力求創新,而回歸本質,也是弘法布教精神和信念中所必需奠定的精髓。

與他夫婦聊天之時,曾提起為花車遊行所準備的一切,我看見他們眼裏充裕著愉悅和滿足。一邊繪彩著手上畫板,邊回應著告訴我“只要發願,將心交出就可以了,大家出一份力量,做一點事,眾樂樂的,那自己自然而然也快樂。

佛法,生命的價值和訊息是要被傳遞的,傳達給信徒,傳達給更多有緣人。所以,創作成品中,他倆大膽嘗試展現了佛法的藝術魅力,拓展新的藝術天地,落實了令人驚嘆,世外桃源的意境。

認識的這段期間,和他們交流了很多,多得他們給我指導,讓我深深了解,雖現實總會與理想生活不再那麽貼近,但是,世外桃源,近在呎尺,生命裏還有更固執的生命潛藏著,只要我們願意感覺背後更爲強烈的知性,只要將盤踞在靈魂深處的渴望和憧憬被開發,它,依舊能量無限。

距離花車遊行那段日子似乎有點遠了,我的身心和心靈一直都能清楚地感受到,看見這對佛門的非常關鍵人物,似乎那已成爲我在佛光道場其中必須正式和接觸的關鍵人物之一。

然而,在自己心魂難安騷動的時刻,惆悵在此,不是因爲失去了的是什麽,反倒是爲了那重新獲得的什麽,又一次的,我無法抗拒,再次甦醒,再次召喚自己。對于,這巨小、固執而又還不能完整獻身的另外一個自己,這份相遇讓我多一份安靜的互補。

(謹此,以這篇文字表達一份敬仰,獻給福正大哥夫婦。)

 

 

 

 

 

 

 

 

 

 

 

 

不在月亮公園以後

市場上陳列出來種類繁多的月餅,意味著中秋節又快到了。在電腦前,嘗試著將中學搞中秋節活動時的記憶,緊緊的一個一個字輸入,逐漸發現畢業離開學校至今,我似乎沒真正為當初搞活動的學生生涯,做一套完整的文字記錄,人之惰性使然,還好泛黃的照片和記憶還為我還留住當初。

翻出相簿,坐在地板上,一張張慢慢的看,發現裡頭裝的不是金銀財寶或貴重物品,卻是自己在中學時期以地下組織無名的身份為華文學會籌辦多屆中秋文娛晚會的圖片影像。腦海裡的記憶,迅速的回溯到了那幾年學生生涯,依舊清晰的記得,所有活動場景和活動中曾遇見的同伴……

驚訝著自己還能如此清晰地記得這麼多年前所發生的點點滴滴。於是,開始對今年的中秋節有了一個構想,構想來個月圓人團圓集會。那也是因多年以後,雖然有些人在我的記憶裡被清晰記得,但如今卻已不在身邊,失去訊息;也有些人從出現在我生命的那一刻起,駐足陪伴,不曾遠離。走過懵懂活動路,曾一起面對各式各樣的麻煩和爭執,陪著我走過求學和成長歲月的同伴們,不知是否別來無恙。

聼著萬芳的〈月亮公園〉唱著“ 世界是个大花园,蝴蝶已经飞那么远 ……”再翻著相本,看著一張張的影像,每翻一次,就走過一次歲月的路;每看一次,就乘著記憶的翅膀,像蝴蝶再飛過一次。我不曾遺憾,曾有大家一起用心走過,留下的痕跡,期待著再相聚時刻,因在我開始弄懂了人生之中一些忙碌並不來自於自己僞造的生活藉口,卻來自人性與社會的時候,我認真收拾我的天真和散漫,享受與友相聚的好時光。

邊聼著月亮公園,看著月亮的臉,發現它總是畫著滿足而明朗的笑容,與月亮相處的時日裡,漸漸地,也想飼養自己如同一顆月亮般,學習月亮臉上恆常滿足的笑容,時時懂得知足並樂觀,如同月亮般可愛和圓鼓鼓的傻氣般,輕易放下煩惱而化之的人生哲學,也要像月亮身上散發的柔柔光芒,繼續照出了自己內心,值得用心感覺的溫柔,細緻的思緒。

看著月亮,如同在月光清淡卻皓亮的質感裡,在自身故事的互動之中,尋求著想旋轉起一顆照亮生命的星球,讓自己可以煢煢發光,也傻想著對自己說:“世界是个大花园,这里只是一个小圆圈 ,還留自己在月亮公园 嗎?小女孩变大女孩了 ,比月亮还走得快,不要質疑更多了,祝自己,祝更多的有緣人中秋節快樂吧!”……

好玩登山記

原來,到達的那一刻開始,我才發現,我是那麼好玩的。甚至,喜欢登上山觀看森林裡的树、昆虫、體驗綠野的自然生命。


朋友問起我,你喜歡爬山嗎?我說,不是的,我喜歡登上山觀賞大自然的美。我不是登山發燒友,只是喜歡登上山那刻的滿足感,然後,靜悄悄躲在一角觀察山上的一切。即使,時光會無聲無息地溜走,我不再乎,我只在乎自己儲存在腦海的綠色視野而已。

其實,我和朋友登山的開始都只是為了好玩,為了丟下日常忙碌而疲憊的自己。於是,好玩的畫面,好玩的情節,好玩的發現,好玩的巧合,好玩的結束了一個登山旅程。當然,我在好玩裡頭發現更有價,有情的部份,它總是來得突然,來得說不清楚的一種情緒,像薄霧一般的瀰漫開來。

首次登山約,長毛叔叔、偉河、建華、阿財、美玲、中萍、雪萍、超嫻、善美、遙麗、榮祥等人都來了。大家仿佛是吹著口哨呼喚我,唱著一首首快樂的歌謠引領我一步步走入森林。而森林裡的一道門,也仿佛永遠為熱愛大自然的我們而開。

我在森林裡頭打開了一道心門,像個在灰藍天空下,消失在都市裡的小孩,還沒來得及說再見就溜走離開了。莫名的開懷起來,一種神秘的解脫感逐漸洋溢在空氣中,我終於放下淡淡的失落感,遇見那山,那人……。

雖纏身的感冒讓我沒有辦法和深情的影子緊緊相隨或如一尾魚躍入清冷的瀑布中體驗那種自由自在的放縱,但卻使我安慰的找到心靈釋放。

我想,若我可以继续向大自然的方向走,成了我的一種習慣也無所謂,就任自己習慣的由大家引領我繼續向哪兒座山走也无所谓,只要最終大家眼簾前的是綠色的視野,為同一個目的地而來。

因为,到達,相遇,如此平凡,卻又何等寫實。

腳因登山的傷痛是無人可取代的,我感念一段登山路及所飽受刮傷的痛時光,讓我感性而敏銳。那天,當細雨隨風落在我幾乎分辨不出哪些是汗水的肩膀上,我才發現,風吹過,雨停了,太陽再次展顏歡笑,變幻無常的意境更為美妙。

是的,所謂的美好就在當下,而生命中平凡的大小變化和無常也變得非凡,舉足輕重。

爬了金馬侖這座山,我始終堅持,最初的起點,依然是好玩的,好玩的讓我忍不住以文字來作為路過的紀錄和迫不及待的想要繼續登下一座山,再見那人、那山、那青山綠水!

至於,屬於我,好玩的爬山故事才正要開始,絲毫企圖也談不上。只要,那路過的山林里,曾存留我的足跡,一切的一切,就值得了。

怡情在綠色生命中




午休時候,替桌上剛萌芽的一棵綠葉色植物换了一个刚买回来的盆子。我心里想,如果可以把兩隻小魚也放进一個缸養,然後,偶尔可以趴在桌上檢查缸子裡的魚狀況是否安好,也是怡情之举。


最近,在办公室的两张桌子的其中一個角落摆放綠色盆栽,學會拿起剪刀為一片片的葉子擦洗、修剪、換妝,使自己看見綠色的希望。我是如夢惊醒般,終於曉得卸下忙碌,想給自己偷闲,甚至學習像母親般擁有良好的綠色視野,以植物怡情。


世界,仍然自轉著,不同的是,我,終於任自己處在另一種空氣、溫度、溼度、連聲音都很不一樣的世界……。我開始看見,雨天,綠色的枝葉看起來像正在興奮的淋浴著、於是,隨他們大口大口呼吸享受好空氣;晴天,陽光點點篩落,樹底下的光線及氣氛好適合自己端著剛沖煮好的绿茶坐在樹下冥想;陰天,拎著一部帶著憂傷的愛薾藍音樂的隨身聽,帶上耳機,閒散地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嗯,剛剛好來得及碰上閒閒地氣氛和自己。


呵,生活的起始,就是該這樣幸福的吧,是我這小小上班族,該有的頂級享受和開始。

終於領悟,母親為何惜花如命,最近的我,看著她欠恙的身軀,一齊看著樹開花,看著雨下得多,花瓣可能落了不少,甚至,再過一段時間,看著花朵變成黃褐色枯落飄下來……。就是這樣開始的,領悟閒閒之間的怡情,更重要的,不經意的讓我在綠色生命感想中,可以安靜、執著、寫寫我在都市裡的綠色生活。


於是,一個過去不曾惜花的女人,滿懷奔放与熱,在家門前的小花園,開始抓著母親一樣一樣的指著花問,她一樣一樣的答,好像她的花花草草都是她的好朋友似的,迫不及待的想介紹給我認識。


如今,帶著母親的其中一盆綠色植物擺在辦公室,似乎很有義務要好好照顧這個流離在外的“朋友”了。只是,不免擔心,萬一又粗心,一旦太忙,忘了澆花把花給枯死了,怎麼辦?母親卻篤定地,像透悉一個人的習性般說:“你放心,這盆植物生命力很強,它,適合你。”我再仔細觀察,這萌出几片嫩綠葉的盆栽,它們身上覆蓋著一層細細的毛,很有生命力的感覺。難道這就是視花如朋友的母親,誠懇的与綠色生命對話以後的答案?這樣的回應實在令我著迷!


回到辦公桌上,望著盆栽,當怡情的遇見綠色生命對話以後,我,發現迷戀的是那一齊呼吸,互相寄放的綠色視野。雖仍處在怡情的好時節,栽培綠色心,我,偷偷地自許著,希望不會辜負這位“朋友”,因,那也是五月份為母親找尋到的感恩之禮!

義父和他的咸擂茶




有些人,有些事,是可以觸及生命的感動。原來,感動不只是一種情緒而已,它隱藏了某種對我意義重大的事和人物。由此,我常覺得自己擁有一種因感動而無法言喻的幸福,而這其中的無限幸福感是來自於九年前領養了我,彭亨日利谷的義父母。至今,我對於那年的大專生下鄉服務和義父的記憶一直非常深刻的,那是因為義父和他一手炮製的鹹擂茶讓我的記憶不輕易褪色,還使我對義父加深了一份敬愛!


每次,回鄉齊聚品嚐著客家人豐富多彩的飲食文化之一鹹擂茶前,看著他以其古樸典雅的製作方式,充分表現了客家人對中國古代傳統文化的傳承,再看著他拿著蕃石榴棍在擂缽裡擂著配料芝麻、茶葉、香菜、薄荷葉、花生粒等材料,每次得耗三十至四十分鐘依據層次將材料擂成粉末,再加入熱騰騰的燒水,才完成擂茶工程,映入眼簾的都讓我好欣喜!


義父說,鹹擂茶,是古時客家人招待貴賓的上等佳餚,具代表性的一種古早味,而現今,城市已少見客家人仍保留這美味文化。它,茶味純,香氣濃,不僅能生津止渴,清涼解暑,健脾養胃以外還滋補長壽。這些養身之道是他灌輸我的,當我開始愛上它。


義父,是我第一位無所不談的長輩,他的管教從不鬆懈,慈愛的笑容永遠是他的標記,好幾次同回鄉的朋友也這麼認同他的親切。這是我往常無法在父親冷峻面孔和沉默外表之下看到的熱情和溫柔。所以,長久以來,堅持著坐長途車程回去,坐在餐桌前,在關愛話題中,好幾次,我忍住了感動的淚水,繼續吃著豐盛的鹹擂茶,感覺每一口都是滿滿的愛,感受著他的細心和愛心成就了一道美食聚會。


吃鹹擂茶的方式即是以茶湯入中型碗中至七分滿,半碗油飯,另加七種炒青菜、炒豆子等配料直接混合食用,輕輕一咬嚼在口中,吃得飽又健康。我就是這樣的,借著在飽滿的菜料及鹹擂茶的美味遇合中,尋找到和刪除了對父親的陌生印象。因,我發現,做這道菜,飯桌上的菜肴和人都一樣,誰也無法缺了誰,沒有群體的方式出現,就沒有辦法找到那種大家都是主角,一家人,相輔相承打造幸福的滋味!


倘若,有一天,我老到失去味覺的年華,我想,我仍可記得義父和他的鹹擂茶。因為,這種時間醞釀起來的飲食之道一點也不簡單,不輕易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