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文字碼頭

我喜歡自己的文字碼頭。每一次貼近自己內心的文字,我才發現我的生活知覺究竟有了怎樣的擺放。今天,我有好多、好多的話想說。說給自己?還是大家?我,都有好多話想說……。


但是,我更清楚自己並沒有太多時間可以好好坐下來說。因為,也沒有人願意抽出時間來聽這麼多的話。這或許就像開著收音機的某些人,都只是把話當作歌曲一樣,不會認真地聽,讓他獨自在空氣中自由流放而已。


(邊寫著這篇文字。我正聽著陳綺真的線上MP3。也試著想起自己一直以來喜歡來自於她音樂的清純和簡單!)


有時,我會一個人的想:….還好,幸好當年熱衷的,起碼今天可以讓我有機會再重溫自己,用自己的字跡重溫走過和未走過的部份。


也許,我還是可以大大聲說:沒有,我沒有放棄過什麼。也能常和自己說:最初、現在、將來都是未來其中一部份的回憶錄!所以,應該偶爾用文字保留下來。


呵呵,彷彿這樣想,這么做,就好像有了交代守住那曾踏尋過的。寫到這裡,我不能否認,記憶化爲文字是很雜味的一回事。我也不會再有很多藉口否決它對於我的重要。


這樣想,其實有點庸人自擾,呵,原諒我一點也不浪漫!欣賞度不高,當然,我也并沒執著認真的想要得到滿意的答案。


原諒我用不熟稔輸入的字體交待一切的一言一語或敘述我自己和某些人或某件事情。是私心作崇吧,在網路面前,在我的文字世界裡,就讓我徹底地誠實的寄放自己在這裡吧。


我默許著做自己而已。用著自己舒服的邏輯想法,發展著屬於自己的人格特質。我現在只能以很微小的存在感為自己和所愛的努力下去。

左手

   



从小 就 和 别 人 不 一 样

不 爱 占 有 只 喜 欢 欣 赏


总 是 相 信 我 的 梦 想


 就 在 那 不 远 地 方





 



长 大 后 发 觉 还 是 一 样


越 辛 苦 我 越 坚 强



闪 闪 发 亮 不 是 泪 光


是 我 即 将 绽 放 的 光 芒



 



在 这 里 我 找 到 方 向


知 心 朋 友 也 在 身 旁


掏 出 真 心 轻 轻 地 放


在 你 们 熟 悉 的 左 手 掌 上



 



欢 迎 常 来 我 的 天 堂


心 情 点 滴 一 起 分 享


可 以 保 留 可 以 释 放


全 部 留 在 我 的 左 手 掌 上




 








一個讓我將淚水抹干而程往前,也是我生命和生活上知己的一篇文字,那天了自己的網頁和誕辰,我向他邀稿,九月二十二日的今天,他送上這篇“左手”,並說了一聲“生日快樂!”遲來的祝福,存著溫暖和貼心。朋友之中,明我心的依然還是他。謝謝你,耗子。

他詮釋的一個女子

有一个上午,他形容了我。只是一句话“让懂得你的人明白你心里的甜蜜,让不认识你的人只晓得你冰冷之心”這就是一個相识多年男子对于我的认识。回国了,我们很少见面聚旧,他解读了这样一个“我”。



我也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似懂非懂,执意确认的告诉我这些。他说,我就是这样,好像冰糖,冰冰的糖,让人嚼噘的口感是带着冰冰凉凉,感觉滋甜无比。但,相對的,我却拥有冷冰冰的一扇心门,让人没有办法敲一声,走进去,问个好。




我没有加以解析,既然,他这么一提,我就故意耍皮的反问他:“哦,何以见得啊?”




對於我的明知故问,停顿了好一会儿,他才继续键入文字,“这又何苦呢!……”然后,不多加以解释。于是,我们之间的天南地北,就是这样卡在这儿,直到我去忙其他的事情,无暇继续这样聊下去,他终于放弃离线了。




在他的眼中,可能,我也是在防,防着让他了解太多。不想要他有意无意的关心,因为没有必要了。而他,原本就是该在我的防,还空洞着的,可是却意外的发现他晓得蛮多。




近来的我,都是在忙过去的遗失。开始找回很多很多,有没有让他获悉了解最多,显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当下的我,认清自己的指标。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么积极,好感觉不断来,显然的,我任自己向往流连在这样的生活了。




虽然,斗不过时间,它转得快,但是,对于这种瞬间,如着了魔的影响力,我在意,也深觉得很难有,额外珍惜。或许,一直以来自觉平凡,就理所当然,随遇而安,也没必要过着烦恼不堪,不知平凡而索然无味过日子吧。




我對自己要求很簡單,这是生活到今天,亦是自我说服自己的唯一理由。其他的,能抛的,都放下抛開了。因为一路上,只有迎面承載時光,一日復一日進入歷史,清晰成就自己和交待了我自己。这也只不過像一间经过刷新的屋子,常遗忘在墙上那些残旧不堪一睹的痕迹,繼續向前走,或许能告诉自己的就是保持欢喜心。至于,悲伤的,难过的,纵然有,也要把它成为罕见的考验。 




我不是了悟人生或是修心高深虔诚的信徒。只是在学习著转念,偶尔让自己放得下,逗自己开心。偶爾的提醒,很自然的成了一个相当阿Q自求放過自己的生活之道。其實,那也蠻像寻宝,需要过关斩将,好不容易找到提示,才找到藏宝之处般。




当然,我比谁都清楚,我的时光,还存有一部分属于年轻,还过不去的执著和漫延着的生命徘徊。所以,试著说服自己,这是朋友他有心无意的收获,在相识里头翻找到而不需要任何导读和分析关于我的一些些答案。




自此之后,他,总会叫我“冰糖”。我也试著,笑著回应一个还关心我的朋友。渐渐地,透过这个诠释,好像也不知不觉形成了懂得我的人才能明白我心里的甜蜜,我的色彩;不相识的,卻只能懂得一个酷冷的左撇子。




今时,每当我几乎没有办法在短时间治愈自己一些不痛快的时刻,却能善意剥夺和阻止我起烦恼心的就是来自他这个似懂非懂我全部的男子。




未來,我不晓得这个朋友,下回见面,他还称我“冰糖”吗?…毕竟,大家都會不一样了,不是吗?但我会记得,一个曾唤我为冰糖的男子。  

單身旅者


我想,我的心神定然被兩頭跑的事給搖晃,導致如此恍惚焦慮不停了。


竟在將遠行之際,答應為她的出嫁當姊妹辦理事務,搞到各種焦慮感又再次被勾召。這種在長途出發前導致時光急促的焦慮,讓我陷入了非常焦慮恍惚期,還真有點吃不消。


單身旅人之中的她將出嫁,大家高興的一齊忙。我想,對於為大部份女性的,很多時候一生人之中,往往最後要堅持的就是這一刻的婚嫁吧?對於自己,當初一口答應的認真與作為一個女性朋友的獨特角色和特質所致,無論怎樣,非把這事放在心上,樂於盡力而爲了。


至於,還是單身旅人的,往往當了別人婚嫁的姊妹,當新娘的朋友總少不了祝福几個知己,將來也要一樣出嫁完成終身事一樁


婚嫁的或未婚嫁的人,都是深具慧眼之人,對於單身的詮釋,往往各有差別,差別只在於境遇有所不同,不對的時間,而不是沒有條件早日完成终身大事。嗯,這個诠释,大家都覺得舒服和愛聽些吧。


我聚會最近甚多,作為一伙的單身旅人之一,終於被投以特別關照的眼光了。當然,還有揮之不去的查問到底。這種種的關照和提問的發生,其實,讓我察覺,幾乎已無關單身女性個人是否長得美麗與否的重要,而是單身女性被一種奇異的幸福感渲染包圍著,時有時無的甦醒,逐漸被帶引出來,這樣的發生渐渐地成爲被關照的人了。


人有时候就是這樣被身邊的幸福包圍的,還是該繼續在別人發現自己是時候出嫁了,而不敢怠慢單身旅人的步伐而求不一樣呢?我想,那因人而異。


在聚會上,大家一氣呵成地捍衛目前的狀況,坦然辯聊很久。大家成熟的認爲,不因爲歲月的追趕和關心而慌,反之慢慢賞析獨身的不同。基本上,大家覺得目前單身旅途裡,可以擁有的高度互動,就知足了。至少,可以在這個有限的青春歲月,流露更多的萍水相逢與蜻蜓點水的插曲。


有关獨身,是具备欣喜,有發現,甚至有滄涼的體會的,也因为那样,女性方可更勇敢,邊走邊唱,獨自出遊挑戰,以輕鬆的步伐繞著地球前行。日常美麗的軌跡,就是這麼而來,從踏尋過的人、事、物的淡進淡出裡頭,享受每段心路歷程,把每個回歸點,為出發點吧。


有時候,或许不小心,又或者好意在單身旅人身上嗅到,這種淡淡的孤獨與情愫,可以的話,一切都別刻意安排,讓旅者誠懇的自己選擇和面對吧。即使,邂逅或諸事不順的奇遇降臨,我想,那也不至於會讓人生流於空白一片。



如果還在單身,發現彼此都是單身旅者,不妨請懷著感恩的心,邊走向天涯另一端看這個時代更多的美好吧。

“ 稍做守候,保持不急不慌,慢火車將到站噢!”

(此文15/9/2005修訂)

含笑,捨此之外

昨日的昔美      已經退儘顔色
只是留下無從找尋回答的疑問
我的生命曾經在九月初夢裏等待過
籬笆外      向日葵再次盛開
芬芳幽淡    比夢境外的還要燦爛
比我記憶中那株還要陽光    特殊


此刻想要傳達的訊息就是    我愛 
但此刻    捨此之外     別無他途
從山間小路     越過溪水
再難行的沼澤泥路
我知道     我也只能不斷不斷穿行
我相信     這就是我的全部了


逐漸暗下的暮色
影響不了我      因免疫力還在


於是     我開始為你     為他
為喜歡  為不喜歡
為歡喜  為不歡喜
提起筆來寫下一行一行的字
字裏行間  含笑和我的祝福

鋪展成行

                                                                             午夜二時的時刻

                                   我已經在很遠很遠的地方

                                    你是一只深海的藍海豚

未知還屬於勇敢和誠實?

 

你曾賦予我的坦白

我明瞭     來自於不小心和粗心

給了你一顆躁郁的心

 

而今       漸漸安靜的片刻

我將一字一句的自己鋪展成行

 

昔日    其實就是這樣貼近真實

是我的生命     成長      懂事     收放

 

然而       你還是深海的海豚嗎?

看不見     天空已經轉藍?

看不見    風不一樣的出發?

 

只有    在我心的詩中我們才能重遇

你全然不自知我的美麗和告別以後的甦醒

其實  重現著一個或兩個人

相別著   幸福的意義

 

 

 

 

 

 

 

 

 

 

 

 

 

 

 

 

留你在意大利麵條裡

 

下午的陽光從對面的出口往咖啡聽室內投射進來在几條浮動的光束里,看不見有你的出現在灰塵和晃動的人影之中。

昨天,我以為我還是什麼都不在乎,在兩雙眼,一種眼神之下,坐在沙發上。你的缺席,除了少不了坐在我身旁的一對情侶好友,我一直深愛的朋友外,只換來一杯溫熱的綠茶,兩本雜誌,還有店里收音機流泄出來的愛薾蘭音樂的陪伴。

他們都驚訝,你還是這樣忙碌缺席。隨著,他們就笑聲脆亮,故作輕鬆,安慰著想要懲罰你的我。他倆抓著我開始不停的說話,還故作輕鬆說:我們幫你懲罰他,算了,難得少個人讓你嘮叨,清閒得很,瞧,我們這才逍遙自在嘛!

大家真的不在乎嗎?還是什麼都不缺嗎?他們,在友情裡頭缺了你。而我,在思念中、在高溫攝氏的溫度里,缺了你。然後,還固執,堅持著,不要讓你曉得。我就是要這么耍壞,堅持著,在這時候,讓我的理性戰勝感性。還堅持不做抱毛狗熊的夢幻傢伙。嗯,你那麼忙著自己的一切,大概還沒有忘記,過去,我的形象,偶爾,是來自你過火的寵吧?

四人行,少了你,顯得有點兒不一樣,我一味的以為,也開始習慣了。但難題突然來了,在噩劣的天氣下,我沒有辦法像以往般,缺了你,還若無其事,完整的放自己在這悠然的環境。我好渴望,好渴望時間是可以跳躍得比往常不一樣,讓聚會結束,讓我依畏在你的懷裡,在你的手臂上,留下一個齒印,懲罰你。我,總愛在你身上索取你說不過份的任性和權力啊。從三個人的話題中,我還是因為你的原故,假扮著不要流露,設法克服憂慮、心疼、思念。

不知不覺,從第一杯綠茶,到第二次加上溫水的綠茶。從以你為話題,到滔滔不絕爬山話題的聊開,直到我點上的意大利面,從侍者手上端來,輕放在我桌位上那刻,我這才恍然,當時的話很多很多,這是比平常的你還多。

隱隱約約,我聽見,我的心在說話。它要我和平常不一樣,巴結原來就少話的我所以,我就在你不在的時候,不那麼任性,乖乖照辦。一叉又一叉,卷吃著蕃茄意大利面收起我的聲音。當下,只聽見身旁兩把聲音,在我耳邊遊遊移移。我再次趁你不在,任性的,在五秒的傻勁裡頭,做了一個決定。於是,我看著吃剩半盤,卷著的義大利麵條我決定把缺席的你,留半盤的意大利麵條裡。

誰說,你沒有來,我就沒有辦法懲罰你。呵,你居然忘記了,火山爆發的時候,我還是,可以天馬行空,將懲罰的方式,用我的痴傻,一一的,都想出來給看不見的你,觸摸不到的你,超越這個空間,讓在另一個角落的你,感應精神上的對待。

哼,決定把你留在半盤的意大利麵裡,看你還敢不敢隨意忽略!

於是,在最後是兩雙眼,一種眼神,繼續投射在我臉上,摸不著頭腦的在笑……

溫冷的風,緩緩吹來,空間里,還是流泄著同樣的音樂。呵!呵!呵!……,我得意的笑,痴傻的,懲罰了,再度缺席的你。

( 此文7/9/2005修訂)

 

 

她的不病之軀

她终于出院了。自那天接到电话知道她要进院动手术,我的心就好像结了块大石头。心里非常愧疚,自責的在想,如果当初没有忽视她的病痛,也许就不会有这一天的决定要让医生在她皮肉上刮上一刀作进一步的治疗。更万万想不到,每次在我面前逞强说没有事的她,终于也出事了,而最后一分钟发现她的病情的卻不她最親密家屬



她生病,因为怕大家担心,所以经常说看了医生有拿药吃,这样就交待了和让我们安心。她住院開刀,也因为不要别人时间来看她,一直不敢对外宣布,但是消息还是走漏了,承蒙大家爱护,开刀后有人來访、致电慰问关怀他的病情。我心里想,那是她的福报。那天,收起了眼泪,赶到医院在病房,我看着她的朋友来看她,我好感动,很答謝大家的眷顾。




作为女儿的,非常惭愧很内疚,因为终于后知后觉的晓得,她一直为了让我们安心,每天安然无事的做着家务,每天若无其事的三菜一汤让我们尝到温饱,而自己,就算有病痛在身也装着没有事情。




她爱我们,所以只是顾着让她爱的人安心。我们爱她,却只是记得她有的是不病之軀,我们严重的忽略了她爱的隐瞒。為子女的,我为自己的忽略心存不安,耿耿于怀。




直到星期天傍晚,姐姐挽着她住院的衣物和她安然无事一步一步走进家里,我終於看到她的不病之长久吊点滴导致略肿瘀青的右手,还有她那勉強移動虛脫無力的右手我帶著愧疚,眼光在她身上搜尋完毕,遍尋不獲其他病痛的痕迹之后,看到她放在房间书桌上须长期服用的药和覆诊卡,我这才发现,我赢得了她的爱,却我看到自己输掉了对她的爱,眼淚再次無法控制,一滴一滴淌在臉上了。




母親回来休养后,正逢假日,藏收起愧疚的自己,立下了願,日后定要实现护持她的身和心。假日那天,我煮了一锅稀饭,捧着饭碗给她,強烈的感觉到我的双手因為愧疚而轻微顫抖。



我這才明白,一直以來,為子女的都想当个孝儿孝女,其实,那真不简单,我們都同理心设想,貼心面對,为爱他們而来了嗎?发心和尽心看待他們,為当下年華漸失的他們真的付出我們的關懷了嗎?



时光当然绝不允许我們储存更多的遗憾和自私,我希望追得過內心這份愧疚,那天以後,我默许并告诉了自己这些。





(那是為了紀念對母親的一份愧疚,那天夜裡,我終於寫下了它。近一年的事了,如今,母親還是依然如故,那麼堅強那麼能幹,我常看著她,就會叮嚀自己也要像她那樣堅強。此文6/9/2005修訂) 

愛的禮待



人世間,總充滿無常。就像無常的雨水,終會不經意從天而降,開始一直的下,然而,雨過,卻不一定就是天晴。最近,在自身和別人故事中,察覺失去的,是抽象,還是不實在的猜疑或揣測,答案似乎已不重要了。因為,最終,最大的體會是,終於讓自己的免疫力增強了,亦適當的舒緩了一切。


沒有人可長期扶自己一把,也不存有人永遠扶自己一把的可能。若有困擾,那就讓心住著的困擾成為結束吧。相信時間,它總會帶給人不攻自破的答案,也不要讓潛意識的“躲避”發生,躲避關心,躲避黑夜,躲避安份,過份躲避一切一切,只是一種不尋常和可怕。


換個角度去觀看,如今的逍遙自在,其實也是淡淡的幸福!既然,內心面對的,並不是一種絕症,那就別畏懼那常被自己視為無能為力的治療。重燃自己,照亮更多人的意義更為可貴,路就是漫長得要這麼體現自己才有意思。


可還介意對方停下來留意外面的明媚風景?介意對方隨意說的結束和理由?還在介懷嗎?嘗試著讓自己學會釋懷了!畢竟,如果,有愛,就不會在未達到適當溝通,就輕易發生,輕易放棄,不顧而去。如果,一直相愛,就不會有逃避和自私。有愛存在,就必能盡力克服,一起面對,一起經營,那就不會輕易畫上句點。


很顯然,人都愛逃避已發生的,不想要的,逃避理虧的部份。自古以來,似乎就只有折翼的愛情被詛咒,癡情沒有辦法被歌頌。那就感謝那狠狠的離開吧,一而再給希望自己,倒不如回收希望,隨他去!想得開,就能釋懷的詮釋看待離開或結束的問心無愧和可貴。



至於,所發現的,無法適應、不習慣、甚至無法改變的遊戲規則,那就告訴自己,還是暫別搭上這一班列車。不然,一味兒地繼續付出再多的好,只是一種負擔;對於對方,再多的卻只是不自責,不愧疚,無動於衷的解放而已。


讓天真、想不開、放不下的期限成為短暫,那天底下就可以多一個更懂事、懂愛、享有更多愛的人。感情,的確不能用常理推解,但也有感情的界限和溫度,不是緣份湊合的愛情就不是愛情,也不能恆久。一切無關對錯,大家各還在一個地球上呼吸,緣份停留是無常,學會瀟洒面對,無關痛癢的繼續勇敢活著吧!


“你沒怎樣的,來,請繼續上路,好嗎?”


20/10/2004下筆寫了“愛的禮待”,是很久很久的事情了!而今重新修訂這文稿時,竟然發現,如今生活的元素和感悟,帶來的,盡是另一番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