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云水禪心的幸福

時序漸入歲末,雨淅瀝啪啦下個不停,窩在房間聽雨,心也隨著更沉靜。過往,現在,一切的事,似乎在努力散發著比較清明的感覺。

十月二十三及二十四日的兩天一夜与佛光山道場東禪寺的大家有約,也是我再次和自己有約,在云水禪心的意境放逐了自己。

我感受著自己每一次專注踏出的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甚至更多更多。不經意發現,一切的一切是從簡單、純樸中,關照到豐富、明亮的心坎里頭。像似學堂的小天使,每當揚起無憂天真的一張臉蛋向我提問:“老師,我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當時的我,只有盡量給予答案和作出淺而易明的詮釋。

我一直都希望在學生的身上,最終的答案並不是苛求他們把所有文字讀寫出來而已,我默許的是能夠給他們帶來內心潛移默化,無限的迴響,進而達致品味、提升心靈修養的自我互動。

那天,在云水禪心的灌洗之下,於是,我懂了,懂得自己現有幸福。懂得,我是屬於一個修行的年代的生命體。在俯仰、沉思、禁語之間,我任時間侵蝕了我,強烈的觸發了我對生命的感動和頓悟。回歸心靈,我清楚的知道,我不能忽視我心靈深處現有的一股力量,必須隨這股力量達致還未富足的那一部份。

法師們的引導,法師們的親和力,開發了我癮藏已久未曾觸發的心靈悸動。也意會,有了感動,就心甘情願。有了頓悟,就無怨無悔。我終於知道,這一股力量,可以說服我時時刻刻知足常樂,勇敢的繼續寫我的人生劇本与幸福相約。

望著窗外滴滴噠噠的雨,我告訴了自己,讓眼淚是為了追求幸福而流,不是為遠離幸福而流。可收可放,歡喜給予,會在路上走得更歡喜,也成了幸福。

終於,明瞭了,一直在追尋著,很自由的美感,其實,它就是我的幸福;終於,清楚了,一直在追尋著,一顆自覺的心,其實,它就是簡單富足。種籽就此播下,落在我心深處,開始孕育,宛如下一朵向日葵不再垂下,會一直幸福著!

二天一夜,在法師細心的帶領灌洗,無論以茶禪的藝術展現、過堂、跑香……的生活領略,我真摯的想說,這些足以延續,甚至傳遞予我仿佛与世隔絕的真我放逐。謝謝,是大家的有心的成就,讓我遇見云水禪心的幸福……

(注:去年參加此活動而寫下的感想,刊登于普门杂志第59期刊之原稿。

 

 

 

雨季,任我狂舞


籬笆外,隨著雨季到來,母親栽種的白花樹上的小白花開始要落盡看似茁壯的無花果樹干卻還是挂著片片綠葉,也只有它最特出,充滿生命力的果樹。



很快的,滿地的金黃將歸于綠色,落葉鋪成的地毯將不在籬笆内的荷蓮花圃間傳來的清爽香氣,逐漸更清淡,那好像意味著,一切是該結束,縱然,騷動潛入而在。




承接那雨季的到來,也是時候該平息忙碌中的自己又一次證實,過去,來了以後,又離開了。




我記得好友耗子曾說,要帶我認清這舞臺的假象說更不幸的並不是現在而已,難熬,皺起眉頭,千愁百結中,終究會有破涕為笑的時刻




嗯,這是我們一起契合和認同的部分。




所以,我還堅持著一個人,在很久很久不曾發生,未看得見預知的時刻繼續地獨自綻放迎接著所有…。至於,那過去的半信半疑,在我認清以後好像不曾來過




我一個人,慶幸著,還有耗子的耐性在一齊。也慶幸著,現在想起巨大的痛和身上烙印,它,得以歸于零度攝氏。




對於確實,我選擇接受對於,展顏歡笑的,我會繼續選擇編成一支舞,讓我斗膽的享受飛舞。




不要笑一個傻在分裂自己其實,一個人站在舞台上飛奔狂舞那也只是短暫的傲慢。




我知道,我只容許這刻的自己上演靈魂深處曾有的部分,相信,也只有那曾拿著票卷入場的那些人,才能陶醉著和我一起飄蕩,走入我的舞境




雨季來了,狂舞、飄蕩的以後,我們被允許繼續排排坐,一齊抱著,笑生命裡下的賭注是很了不起在某些人眼里那並不怎樣




雨絲隨而來,誰來過了呢。 沒有更準確的訊息還能傳遞給我了。或許,就只能這樣罷。




也是時候,好好的紀念這雨季前帶來的騷動告訴彼此,我們和空氣一樣,還在,且是那麽的幸福了。

春節,還自己一個義工願


應巴生佛光緣佛友的義工召募,於是,填上了自己能夠抽空當義工的日期和時間,還傳了一個簡訊告訴好友書童,將到東禪寺當義工,要圓了去年沒有辦法圓的一個小願。好友愕然回應:“原來,當義工也可是個願!”然而,我對著手機螢幕,只是笑了一笑,沒有加以解釋。



是的,當義工是我去年立定要圓的一個小計劃,最後,卻落在東禪寺乙酉年的“春節動態平安燈會暨花藝展”上真正落實。




二天,被安排在修持中心前的服務台服務,將自己放在服務台裡,讓自己在慵懶閒置的午後炎熱陽光和暗夜裡漫天飛舞星空陪伴下,細細地讀著每一張到來參展的面孔。莫名的也想起,和日常工作處理活動的自己,身邊的義工朋友提及,這和日常工作的你似乎沒啥兩樣。




二天的義工生活,我,霎時間無與現實分野似的,在服務台那里服務,我曾茫然。當看見,甚至面對人性的真實面貌“貪念”,我問自己,該堅持給人歡喜,每一人一份導覽圖,還是堅持師姐所叮囑的,一個家庭只提供數份導覽參考而已。倘若,依據後者安排,這樣的堅持,使參展者不歡喜,而身邊的義工師姐也表示左右為難。




我默默地在心裡回想答案始終不在。最後,我忘了當下找尋著答案的自己,手已不停的忙著分發出一份又一份可以在殿堂及各個景點收集蓋印,集印圓滿之後,可到兌換區領取一份結緣品的參展導覽手冊。




雖看不見這頭找尋著答案的自己,卻清晰的看見眾多的人心。




我仍記得,一位義工師兄話題裡,總隱約透露著,不要拒絕他們的索取,越是小心翼翼的給予推拒和控制的理由,那就違背了“給人歡喜”和“結緣”的意義。無論參展者是因為結緣品或為了佛緣前來索取導覽手冊共沾法喜,我們都必須釋懷面對,就讓大家共生因緣,皆大歡喜!




嗯,聽了這番話,使我淡然地輕輕“嗯”了一聲,繼續派發手冊,不再堅持自己找尋答案了。我想,不重要了,一切都已不再重要,讓大家在這個春節滿心歡喜啊




完成任務的最後一天,我,在修持中心門口呆站著,成了涌流人潮中的唯一定格。眼看活動即將圓滿結束,整個會場不曉得從什麼時候再次擠滿了人。於是,最後決定不得不試著找一個好時刻,安頓妥自己,好好地用心茗賞“靈花淨土”的意境。於是,我,懷抱著欲告別的心情,把這個春節的美,留在已暗漫天飛舞的星空裡,並默許著再重逢。雖不曉得那是什麼時候了,但可肯定的是,另一則生命體驗和故事將再度燃起,被記載。




除了為自己圓了一個恨晚的義工之舉。對於舉辦了二屆的春節平安燈會,我想說:「一次比一次做得更好!」這並非誇飾,我發現,這次燈會裡的十大特色,皆持有著淨化人心,實踐人間佛教的生命力量。




無論是什麼時期,什麼時刻,每一處,每一個角落,用心的安排,總帶著智慧,引領大家往菩薩行。仔細觀察之下,亦可感悟,存在著對希望永不放棄的光華。至今,我總會想到,我看到大家,一齊流著汗,用心付出,到來參展造成的神奇情境。




或許,這就是正如星云大師筆下所提的,“在這世界上的各種生命,都要共生吉祥,因為各種存在,都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互相關聯,無法獨自生存的。”




當我完成自己一個過期的小願,在電腦前一字一字輸入我的文字之時,在這真實,已經趨向灰暗的世界,我再次遇見一個熠熠的光點。




(此文純屬原稿,亦刊登于普門雜誌與大家分享。

媽媽的幸福便當

久別便當的日子,已經好久好久。早上臨上班前,母親交待了我,飯鍋裏頭有芋頭香菇飯。她說,可以作個便當帶到公司吃。於是,出門前,我將端好的便當盒裝進了自己的背包,趕路上班了。 

我自小就喜歡帶便當,雖然這樣的事情很難得在我身上發生。 我記得,小學時候,每當我站在學校食堂附近看著同學們給家長導護到學校,在學校大門口前,有些家長會將之前準備好的便當交到小朋友手上,那時候的我就很羡慕我羡慕同學可以近近地貼著便當裏裝著的美味幸福香。 

我,甚至還記得,那個小時候的我,每當遇上小朋友下課休息,有位同學的婆婆就提著一盒盒的美味便當到學校來,然後,在食堂外一棵蔭涼的樹下,讓她的小朋友享用。這位婆婆送便當來學校給孫子們的一幕幕畫面一直在我小學那幼小目光裏,而充滿期待。

小時候,羡慕著別人的便當幸福香。 長大后,有一段非常讓我珍惜而難忘的幸福歲月,剛畢業步入社會工作,母親知道我工作辛苦,賺的錢並不多,爲了讓我多加儲蓄,於是,她便在每個上班前的早晨,為我準備了好一段日子的便當。就在那段日子,母親的體貼用心,真正讓我嚐到了便當的幸福香。

童年時期, 一個想嚐便當幸福香的小願在長大成人後實現了。但是,我看著母親逐漸多病的身軀,想到這兒,就好像意味著那便當香的味道會逐漸在我心中消失離開般,代之而起的是無限慚愧,不禁鼻酸。母親的“不病之軀”我曾經暗自默許過要好好對待的,怎麽忍心再讓她操勞住院呢。

想到此,心都涼到腳底了。想到既然享有過,就該懂得以同理心也為他人設想,放過自己的自私吧。我不想再讓暗恨的事情發生。於是,我拒絕了爲人母親,給我做長期便當的榮耀。在那榮耀以後,我只允許自己還自私的將那纏留在我舌閒的便當味留藏心裏,時而回味。

自此,我亦明白,不再羡慕別人的便當幸福味。其實,一直以為幸福在遠方,在遙遠和時光追逐的未來。然而,卻不竟然如此,它一直離自己很近,近到我們都沒辦法時時刻刻地仔細發現它的存在。

然如此,當下時刻,吃了一份午餐便當的我,很肯定地我還是用了我的心,雙眼顯然是很安靜的保持著眺望,雙耳仔細的還在聆聽一切,唯恐疏忽,再次錯過一種來自便當裏的幸福香。

當下便當幸福香中,我發現,我和母親的溫度,越走越近。原來,一切還在,還存有味道。最不可思議的就是,那確實有如被我藏在便當裏的幸福香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