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和無常無所不在

       這幾天,開始將父親中風所面對的無常從心裏面好好觀照。無常來了,起初,很難接受。因家裏從來不曾那麽發生和那麽難過。
   
    我承認,我的哭泣和傷悲不能帶來什麽,只是一份感受,如此而已。於是,這一兩天就決定將擾亂的生活心情堅強的整理起來。心情也平復安定了,哭紅的眼睛被告別了。然而,將來的我們一家人是要更加小心照顧父親飲食和往後加緊治療父親的病
   
    確信,這次的無常是我内心的沉重以外,亦是命中給自己機會再越過内心自己的一次考驗罷。
 

    朋友們給我當下這份心情的安慰。時時給與我問候的朋友們,我真的感動,珍惜在心。在難過,眼淚和思緒不聼使喚時刻,這些關懷和安撫,我承認,再堅強著的我被擾動的心確實很需要。

   

    每件事必有因果,我想,佛陀考驗我要我接受無常,而體驗無常吧。這一次,我知道我逃不過的這一関卡。所以,體會著一切無常,試著釋懷,明天還有明天的無常要面對

   

    我知道,我必須堅強,無論再難過的事情發生,都會成爲過去,成一段記憶。對於父親的愛,再保守含蓄不善表達都不會輕易使自己輕易而脆弱。這當下的忐忑不安使我明瞭仍要努力照顧好自己,才能享受和家人一起的幸福時光。

   

    是的,無常來了。

   

    何不叮嚀著自己要更加懂得愛自己,愛家人,愛朋友愛一切衆生,無常,雖無所不在。我何不在我的年華飛逝以前,讓我的愛得以成長,成熟,再一起老去呢。

    

    我的愛,是魔法也無法揮變使之變質無價的永恒,我的愛和無常無所不在。  

 

 

 

 

 

 

 

 

 

 

 

 

 

 

 

 

 

 

 

 

 

 

 

 

 

 

 

 

 

 

 

 

 

 

 

 

 

 

 

 

 

 

 

 

 

 

 

 

 

 

 

 

 

 

 

 

 

 

 

 

 

 

 

 

 

 

 

 

 

 

 

 

 

 

 

 

 

 

 

 

 

 

 

 

 

 

 
 
 
 
 
 
 
 
 
 

 

 
 
 
 
 
 
 
 
 
 
 

 

 
 
 
 
 
 
 
 
 
 
 

 

 
 
 
 
 
 
 
 
 
 
 

 

 
 
 
 
 
 
 
 
 
 
 

 

 
 
 
 
 
 
 
 
 
 
 

 

 
 
 
 
 
 
 
 
 
 
 

 

 
 
 
 
 
 
 
 
 
 
 

 

 
 
 
 
 
 
 
 
 
 
 

 

 
 
 
 
 
 
 
 
 
 
 

 

 
 
 
 
 
 
 
 
 
 
 

 

 
 
 
 
 
 
 
 
 
 
 

 

 
 
 
 
 
 
 
 
 
 
 

 

 
 
 
 
 
 
 
 
 
 
 

 

 
 
 
 
 
 
 
 
 
 

 

 
 
 
 
 
 
 
 
 
 
 

我後來的證實

我坐在電腦前,相信著陳同學給我的留言。他說虛火可以導致種種容顔問題。於是決定今天一定要去喝苦苦加藥粉的涼水,還要打包回家養顏慰勞最近的身心容顔。

今早,原以爲我可以消失出走在這個連日出日落也照射不到的辦公室裏,我還真的以爲可以病得有理告別今日的閑,慵懶的攤在我那淡淡不張揚顔色的床上好好睡大覺。

後來,證實了

我白來了一趟辦公室,今天不但沒好好服務貢獻,而我的電腦還無聊被我濫用了一天。

後來,再度被證實了。

滴答滴答的時間告訴我,午時435分這刻,我的腦袋很輕很輕,輕到和我的心跳脈搏一樣輕輕地像一位舞者在慢步飄舞。

在後來的後來,繼續發現何時自己裝下的水,它還是一瓶滿滿,我連喝水的習慣都被我當了。看著電腦,嘗試想輸入老闆新年的賀詞,文字架構只是5秒而已,竟然趴在鍵盤上。

再怎麽呼著自己,也終于發現沒辦法控制的文字架構思緒好像和我固執的體溫在拉扯。漸漸地的肯定這是在我身上無法再堅持的沉重紛爭,這體溫漸漸摻雜了我,坐立也不是一回事,清醒的經已逐漸被模糊。

於是,我將文件檔關閉,虛弱的逃離,我再也不願在虛擬裏沒有意義繼續遊蕩。

乘氣候未變,沒下春季雨,城外太陽還高挂,吹得到微風。関了電燈,門的鎖匙拿了後,我大步大步飛奔回家,猶如要躲避著在我背道后的太陽,怕它將我曬得更加熱。

第一次,如此害怕加附在身上的這一番熱。那麽的畏怕它。

走得匆匆。我沒有和大家說一句再見,該說的都沒好心情去交待,該做的就只是回家躺在床上,吞下一顆顆苦苦的葯,承認所盼望的這一路上,我居然還是病了。

PS : 我的生病記21/1/2005

 

 

 

 

 

 

 

 

 

 

 

 

 

 

 

 

 

 

 

 

 

 

 

 

 

 

 

 

 

 

 

 

 

 

 

 

 

 

 

 

 

 

 

 

 

 

 

 

 

 

 

 

 

 

 

 

我如此揮霍我的青春

這幾個晚上,一次又一次固定的時刻出現在巴生佛光山道場,似乎成為我一份約定,一種責任和成就一份善美的緣。

多年前, 我以時間空檔不充裕,作為我無法投入參與志工工作的理由, 也許不過是自己缺乏心理的準備。縱然,多麽想給自己機會去落實,仍然不敢懷抱著志工的理想去和這群青年結善緣。

回想當年的我,就是那個傻氣,放不下既又支配不了自己的傭人自擾。

自去年參與燈會志工後,發願希望讓自己盡量貢獻一點力量多參與。而今,再次接受義工招募,正式交給佛光青年朋友一份比較不一樣的義工時間表紀錄,上面填寫了不再只是兩天的志工日期,也很肯定這動作和心是不再充滿猶豫了。

不久前的那個上午,應以業餘寫作人的身份受邀出席馬佛光文化出版事業,所舉辦新版《普門》改革推介禮,當時聼著明信主編熟悉的抱著一顆以文字弘法的文化心,熟練的回顧介紹《普門》那刻,我突然想起他早前透過網路給普門之友分享他閲讀龍應台文章后,記錄分享的一句話“日子怎麼過,就是文化”。  

好一句話“日子怎麼過,就是文化”讓我至今仍然深刻,也道盡我至今還在認同文化人跑道上的層次意義。也由此我很確認必要時,我仍需要給機會自己,再次將久前已逐漸文化萎縮的思想揪出來再重發一份願。

我要繼續寫和記錄自己,無論那寫得好或不好。我要隨著時光讓自己的文字力量蛻變而有力。我要繼續歡喜賞析讀電影,看書,甚至聼我喜歡的音樂。我的文化思緒于此,不會令我太瑰麗,但卻可以讓我顯得比較不一樣吧。

為花藝展一塊,一張, 一筆,一劃為這次花藝展作準備的動作,確實也體會只要每一個人發心,一個願可利無限眾生。由此,我莫名投入起來。

這一點一步,值得走下去,為的既是在這裡看似付出的過程中,享受收穫更多。

所以,決定了。

我的青春,我的年華,我的文化思想,就是要這樣繼續被我揮霍的,不然,那很對不起自己。

 

 

 

 

 

 

 

 

 

 

 

 

 

 

 

 

 

 

 

 

 

 

 

 

 

 

 

 

 

 

 

 

 

 

 

 

 

 

 

 

 

 

 

 

 

 

 

 

 

 

 

 

 

 

 

 

 

 

 

 

 

 

 

 

 

 

 

 

 

 

 

 

 

 

 

 

 

 

 

 

 

 

 

 

 

 

 

 

 

 

 

 

 

 

 

 

 

 

 

 

 

 

 

 

 

 

 

 

 

 

 

 

 

 

 

 

 

因緣聚足快樂天

依然還是擁抱艷陽的快樂天。我、阿麗、偉康一家人、偉河、建華、JackieMike再次走進六哩村Gunung Seputeh這座山,夥伴中多了二位首次和我同行的巴生友燕和嫺。初次參與我和爬山友們健步走山,難得他們有這份運動的熱誠決心,我起初是有點驚訝的,當下也難以置信做好心理準備被放鴿子。後來,他倆也很掙氣的以行動來展現享受他們的第一次健步同行。

去年,寫了兩次走山露營的文字記錄,無可否認每一次走山或者露營都有不同的新朋友參與,而新朋友的加入和每一次的參與都使我留下不多不少的不一樣。

而那天回家後,感動的心情仍無法平復,彷彿著了魔般,雖雙腳有點疲累,躺在床上聼著樂曲,腦袋好像一台放映機使自己一次又一次地陷入那早晨所看到的鐵漢柔情,偉康一家大小的畫面,一次又一次爲此不自禁地暗自感動

我知道,我還為那早晨走過來牽繫著我左手的謠謠感到一絲安慰。我多麽希望幼小的她曉得幸福的距離,幸福就在當下。

這些日子以來,我看到我的爬山朋友種種的生活,曾問到他們為何來參加爬山露營,大家都會毫不猶豫說愛大自然,愛群體的痛快樂,也會揮灑青春的告訴我“對的事情,喜歡的就該去做”,呵,這也幾乎是他們一致的答案。

對於他們這樣的回答,我一點也不覺得怎麽樣。  

但是,最近我們的爬山活動開始了另一種讓人感到欣慰幸福的風氣和景象。這風氣或許讓一些單身的爬山朋友還不很習慣,甚至,不適應,影響他們參與群體生活。

細細觀想,我反之發現,這其實亦是我們為朋友可以分享,我們未達至一種境界的喜悅。看到成家的偉康偉河兄弟近期眼神中一股真摯和家庭心,不單只對於朋友,而對於妻兒也有了另外的詮釋經營,不再獨樂樂,反之眾樂樂擕妻兒來健步走山,這確實使我有一種無法言喻的狂喜。

不單只是我將身心放在遼闊野林,站在山頂上的滿足。而是,我真的被感動了,而這份感動讓我說不出所以然。它不單只是健步汗流的快感,或可說是互見彼此灌溉生活的循例,它是幸福升華蔓延,讓他人一起感染的快樂啊!

這是一種我一直可以謂之認同的情境,我在心裏笑著,真的好安慰。

其實,想一起健步走山露營,想在一起增添記憶歡樂,其實就是可以這麽簡單。我們一直以來愛大地,愛大自然的簡單夢和一份友誼,需要經得起考驗陸陸續續升華,隨因緣聚足。 

多年前,對於山的事,我一直有朝朝暮暮的嚮往,可盼和深深的愛,這就像若干年前,我做了一個不眠的夢,而今,夢想逐漸成真了,我遇見我的爬山朋友,也逐漸結伴與森林爲伍,為自己推開的空間越來越大,越來越寬闊 ,以致能夠裝得下綠野,一草一木,一蟲, 不一樣的人性,一切生靈,還有裝得下的我和大家昨天,今天及明天

(記8/1/2006與爬山友健步走山之原稿。)

早晨的愛

天空再降雨了
雨水依舊是不聼使喚的孩子    

出門前要轉回身拿傘        未啓口說什麽爸爸卻給我遞上了
突然發現他比我細心很多

如往常在家門前的小森林打了腳印招呼
撐著傘
腦袋不由自主想著父親最近的瘦
我難過了再難過 
如果當初被時間應驗
我是該記得
我還能怎樣

爸,謝謝你今早貼心的愛

(謝謝天空降雨的早晨。)

 

 

依舊歡然盛放

離倒數還有大半個夜晚,幾天前答應了小青和阿何一同參加倒數聚會。倒數的最後一天,我從自己的辦公樓望出前往K城的聯邦大道,明顯的,大道上多了很多前往K城的車子。 沒有特別被感染倒數迎新的氣息,也只是陸續的聽到朋友提起為倒數安排的一切。

我忙亂地在下班前處理完一篇老闆的演講稿,邊在今晚倒數的最後關頭自問著自己:「哪來這股參加倒數勁?」最後,卻發現和自己説好的一種收斂,沒有被自己給出賣,那就很安慰了。

我急忙地將老板的稿件寫完,然後回家前去幫母親購物,看見好幾個年輕人胡亂挑著零食飲料來到結帳的櫃台,心裏想著這該是爲了準備跨年狂歡派對的吧 。

選購好一切,我挑的是排最短的一線人龍。因爲,我購買的東西少件,在這個人龍絕對剛剛好,但大概也得排5分鐘的隊吧! 呼!…我注視著購物廣場,看到人潮洶湧的購物情景,老毛病又犯,我真的想逃…想擠出越來越燥熱的溫度空間。

越接近倒數的晚上,在巴生車子發生了小意外,失去興致倒數的好友慧鳳無法參與我們。我和美齡去會見阿花,抵達布城後,被出現眼簾前的一片燈海夜景深深吸引,當下的我緩緩感受生命中一刻的美好。

就只是這樣的,悠閒倒數,看著煙花在星空燦爛綻放。唯有最精彩的是阿何為大家準備整箱噴射彩帶演變至幾個女人無法收拾的狂歡悸動。我們的倒數迎新喜悅,我們的祝福和對話在光陰流逝中,終于,期待著的2006年1月1日這刻到了。大夥兒像個孩子王,帶笑著追逐著彼此,將彩帶互相噴射在彼此身上,也借著這刻的歡愉散發予彼此友情的溫暖。

那天,我獨自揣想,我們彼此大概先是給自己的2006許諾了罷。後正默許著我們的友情也經得起考驗,滋長而流瀉在彼此心中,全新的一年總是那樣,等著我們去應驗它,只是我們沒有辦法去預知那會不會不知不覺地發生而已。

告別了2005年,經過收斂,沈澱心靈,過濾著一件又一件事情,發現自己有能量去面對生活中的挑戰,卻未必做得好。 迎新當下,我還是堅持要自己牢記, 每一句話語,可以用心感受,每一個人的想法,可以與每一個人耐心溝通自己的想法,而不只是拋出它們,要對方硬生生的接受而已。

至於,還有的一部份,藉著沈澱放空,或許,還有許多意想不到的可能性。 跨年了,沒忘了,2006即是現在,我慶幸還能隱約記住身體内心對話的親密感,我寧可還在自足相信,有逐步開始,就將有逐步的完成。

迎新就是這般而已,也依舊如此的使我傲慢。

PS: 記31/12/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