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後一地的花瓣

年節過了,年節以後開工的自己依舊老愛往那右邊方向走,才發現這不知不覺的習慣已有兩年之久了。

多次的午間時刻,走進那棟高樓大廈的小餐廳,在同時刻,同一張桌的位置,我依然看見她背著那笨重的尼龍色書包,以熟練般姿勢將手上曡曡笨重的課本往椅子上一擺放。接著,蹦跳的她就走進了小餐廳老先生和老太太的廚房。

登出廚房后的她手上是端著了一碟放著我愛吃的黃瓜和蕃茄片的咖哩飯出來。每當在這兒遇見她用餐,她是一如往常般吃著同樣的咖哩飯。

起初,自己心裏揣想著,這小女孩肯定愛上那一碟飯了,不愛享受母親為她準備的午餐,因此,每天定時來這裡用餐一飽口福。

後來,有個午後,我坐在相對的桌上解惑了我對於這個四年級小女生的好奇。

我微笑著問,“你是這裡附近小學的學生嗎?今年幾年級啊?”

“我今年四年級,是###小學的學生。”擡起頭回話後,美食當前,她忍不住地拿起那炸雞腿一口一口的舔嚐。

在這裡用餐眾多次,個人對這裡的炒食面未曾留下特別印象,至今,也比較對我胃的也只不過是她眼前這一碟飯而已

當時,巧然之下發現天真無邪的她也和我一樣吃得津津有味。

“你喜歡吃這個飯嗎?我來這裡用餐時候,發現你都叫這個飯噢。”我繼續探問,細心觀察之下,左手拿著鉄匙的她,原來和我一樣,還是個小左撇子啊!

小女孩只是“嗯。”一聲羞澀的回話,然後,繼續品嚐眼前只剩半碟的飯菜,再透過飲料吸管一口一口將飲料喝盡,她就離開那張桌子,微笑著向我告別,安靜的走了。

後來,我在一次和老先生閑談之中,獲悉這個小女孩父母已經離異了,來自一個不美滿破碎的家庭。於是,在單親照顧之下,她每天唯有在這個小餐廳用午飯。於是,造就了我經常在此遇見她的因緣。

最近,莫名會記起她一臉幼氣的童真,想到大人之間無法延續的一段塵緣,不知可有讓她弱小心靈那朵花凋零!

小孩的心靈永遠孕育著一朵花,而大人就是這一株花旁邊的樹,樹長在花必經的路旁,陽光風雨之下,花才得以慎重圓滿地開。

然而,巧遇的這朵花,彷佛是我前世的盼望,我想走近細聽這花蕊中顫抖的聲音。而當終於想再走近的時候,我終于才發現身後已落了一地的花瓣。

因爲,小女孩搬遷了

這是我後來在掌廚的老先生口中知道的消息。於是,我不再遇見那和我一樣的小左撇子了,而我那身後一地的花瓣亦成了我期盼中凋零的心。

 

 

 

 

 

 

 

 

 

 

 

 

 

 

 

 

 

 

 

 

 

 

 

 

 

 

 

 

 

 

 

 

 

 

 

 

 

 

 

 

 

 

 

 

 

 

 

 

 

 

 

 

 

 

 

 

 

 

 

 

 

 

 

 

 

 

 

 

 

 

 

 

 

 

 

 

 

 

 

 

 

 

 

 

 

 

 

 

 

 

 

 

 

 

 

 

 

 

 

 

 

 

 

 

 

 

 

 

 

 

 

 

 

 

 

 

 

 

 

 

 

 

 

 

 

 

 

 

 

 

 

 

 

華團與媒體的互動

    這個春節時刻再度在這個辦公室為老闆準備他的講稿。三大機構董事及理事配合之下舉辦了《2006年中英文媒體新春聯誼會》获得各代表的热烈响应,共聚一堂,探討華團和媒體的互動方式。

    

    稿件結筆後,再孤寂、冷清、無奈的環看華社,雖我同樣還存有著些許感嘆,但始終為華團和媒體相補相承的一份精神,而放眼繼續拭目以待華社的明天。

   

    在發展中這片國土上,華團的將來雖可見有部份人極不重視這樣互補的文化工作,視這樣的文化工作與最直接的現實利益無關痛癢,甚至認爲那與讚美、掌聲、虛名、浮利無關,而選擇某一些場合的需要運作時,才把互惠互利的文化擺上台,做為美化的用途
     

    由此,我深刻體會,想在華團和媒體之間奠定文化價值的明天,尋覓社會的良心,就必須撇開熱鬧引誘,再多的挫折磨難的局勢之下,我們都不能夠在良心上大打折扣。

    然而,在華團領袖華麗既又語重心長的演説背後,又有多少人願意被敲醒呢? 

   “舉辦这聯歡會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取得抛磚引玉的效果,為馬來西亞華團獲取平面媒體的協助及使到媒體取得華團圈内的資訊,發揮彼此合作無間、互惠互補的功能。希望各華團代表与媒體互相鞭策,共同推動有助于提升華社素質的活動。

    全馬華團和媒體的角色是爲了讓我們的子孫和華社的發展著想,本著個人良心,透過媒體訊息去堅信,如果沒有獨立的媒體,就沒有新聞自由。

    尤其是有素質社會教育的傳媒,作爲華團的應該給與捍衛新聞自由及傳媒獨立的立場去支持他們,确保媒體真正屬于華社。

    華團和中英文媒体要扎根本土,必须團結族群,也要参与多元社會并迈向世界。華團更应走出框框,放眼世界,开阔视野,不单面只是向本土發展而已,也應關注其他國家等發展,迎向全球化和國際化的競爭。

 

    媒體也應多报道其它族群發生的事情及看法,讓華社也了解其它族群的想法。而華團應冲破种族藩篱,与其他种族交流,突破只舉辦常年活动的舊框框。華社既然拥有華團和媒体,就應該認真探討怎样互動合作,以提升華社的整體素質。

    當然,最關鍵仍然在華團的領袖,每個人應自動自發地學習,舉辦有素質的活動,一起學習成長。而華團和媒體也需建立起不断學習的組織文化,力求創新,以發揮最大的社會作用。那麽華社就能擁有一片青天,也不會面對青黃不接。華社的明天,需要華團和媒體一起耕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