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以後的爛泥灘我也說了。

關於昨天發生在爛泥灘的。最後,我當然要快快樂樂的說了。
會議議決民主投票。還好是九票對十票,一萬對二萬的局面。
總算抵消了我接近徹底鄙視你們那未爆發的能量。

 

 
你們說的話各自認有理。你們最後投選的一票到最後還試圖著

告訴全世界說自己最後還是捍衛華教和華社。

但是,你們同時也忘記了。自八點十五分你們步入那圓桌會議后,

議論過程之中,你們卻也忘記了過程的姿態比結局來得更可貴。

 

 
呵!我好想想問:你們究竟是誰?難道你們就是那只是披著黃皮膚的軀體?

屬於你們的靈魂。思想。聲音。動作。 難道永遠充滿矛盾,沒固定的指標?

河堤被水淹了。也許將被毀了,還沒發現嗎?

 

 
昨天晚上。有人在圓桌上說的事實在太多太多了

多得我不知道我該嘆息。還是該苦笑。還是該只是安靜的

努力將文字報告無缺記載完成任務而已。

 

 
圓桌上,我記得有人說:

最近我們這個城市的獨中太多錢了該停止一切捐獻動作或少捐些。

有人說:

最近我們的華裔子弟已經沒有了什麽好表現好成績的火花。

有人說:

國中生和獨中生的教育有偏差缺乏著説服你們的力量了 只需要一万而不是兩万

也有人漠視一切不說的,所以,當有人讚賞他是國中的優秀人才就有人沾沾自喜哈哈大笑不表示任何立場的高興起來。

 

無視於他的高興。有人說以後。我有我想說的。

捐多捐少來擴建一層樓,不是你一個人未了解就輕易説服他人的作決定的事。

也不是華社百般熱情伸出援手拿出錢,就是永遠的足夠,永遠的資源,培養人才國家未來主人翁。

 

 
有人說以後。我想說。可以仁慈些不要那麽充滿教育病態,

拿學生學校成績來開刀而剝取未來華教發展的希望嗎?

 

 
至於,那沾沾自喜的人,不是獨中生的我也忍不住看見你缺乏聖賢教育,

不懂得飲水思源未雨綢繆還哈哈大笑,我打從心裏一點也不欣賞。

 

 
有人說以後。我還想說。

難道你還在爛泥灘這個肥沃的土地上無動於衷無關痛癢嗎?

難道沒有華社華教的隱憂,只有為榮所見學校高漲的成績分數巴仙率
才有條件劃分將華教華社歸為進步嗎?

而獨中生和囯中生難道都不是來自黃皮膚的華裔子弟和那僅有的人口嗎?

 

 
還有我想說的。那讓我疑惑的一票。那唯一棄權的一票,

是因你無動於衷,還是黃皮膚的你原先就不屬於這爛泥灘的呢?
 

關於爛泥灘這片肥沃土地的腐敗。其實,我記得我都一直有想說的啊。

但是,疲倦一整日,昨天夜裏十一點走出爛泥灘圓桌會議大門,

回家一夜以後的現在1127分,就只有這些能在現在說了。

最後,只剩下最想最想說的就是,我今天拖著一身的倦意來辦公室就是想好好睡個覺這不可能的事

另一座城市的梦影童年。

 

 

 

        “  梦影童年(又名电影往事)糅合了许多爱看电影人对电影共同的温馨记忆。 ”

 

〈夢影童年〉这样的一部电影离我前所未有的近。它在這個城市上映了一段时日,也刚刚被取代而落幕。

故事中的人物奔放的演出,确实在看了过后忍不住让喜欢电影的影迷总少不了将贴身的话题和影子一一勾起,在印象中轻轻地一起回忆,一齐在记忆中重演一段过去般。

剧情去至最后,男主角再度让女主角看一部电影。画面很强烈的告诉我,还是离不开看电影的痛快。我喜欢那最后简单的表达环节,于是,我将它归纳为一项成功和好电影了。

那次,看完电影后,我对著隔壁的朋友继续开映前地傻笑,因仅俩人在整个影院空间,安安静静地第一次被一部虚拟电影成功感动了自己一个晚上。

第一次看导演小江的作品,也深刻捕抓到他隐喻著电影的距离和看电影的人所产生的互补,即是生活中一种美感。所以,在电影中,小孩的赏析触觉,革命局势,人与人之间所持的距离,情感和人性很理所当然被导演观照在镜头下了。

这个富有过去和现代黑白人生电影题材,看了让观众会高兴的充满快感。导演采用叙述的形式琢磨比较多,这好像在传达属于时代的革命思想即将打开般,他告诉我们年轻人不一定就只爱看热闹、讲究个性或喜欢花哨的画面。

透过对于电影的认知,仿佛生命拥有一场革命式的追放,理性和感性机遇。若带着理性看一部电影,就会产生非理想化的歧义,但如果带著感性看,就更乐在其中,甚至被设计的虚拟产生许多对于现实的认知和可能性。

剧里的孩子儿时就很爱看电影,也经历看著一个年代革命思想由此展开,由此结束。从这里,让我想起人的纯真,欢笑,泪水,期待,回忆,还有许多的梦或多或少都留给了电影。

想起〈梦影童年〉这刻当下。我,终于忍不住向另一座城市的朋友说,我还是如此喜欢电影。我在情感影像时光中,我的童年除了在老电影院,在乡间平地上支起的一片白布上度过外,长大后,賞析的电影也告诉了我无常为何物。

“只要愿意接受生命的常态,它,总会成为生命中某一段故事的开始。无常,即是真正的发生,可以像梦般的呈现,也可以一瞬间消失。”

是的。被执著放大著的悲伤欲望,原本就不该作永恒的佔有。电影用那个年代的历史变迁,色彩和光影加以还原和强化了毛小兵和玲玲那样的一个成长历史路途。而我们何不选择在有声有色的生活中停止对宿命的叹息,而勇敢取走或删除某一些被伤感蔓延,没必要的章节呢。

关于看〈梦影童年〉的时光,我让一段记忆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颜色。关于那一层的温暖,在另一座城市的朋友,或许还不甘于去察觉,又或许被隐藏,未晓得那部分置放在哪儿吧。

嗯,不急,不是等时间给一切,而是让时间知道那全部的一切在哪里了,还有没有必要如此与否而已!    

 

 

 

 

 

 

 

 

 

 

 

 

 

 

 

 

 

 

 

 

 

 

 

 

 

 

 

 

 

 

 

 

 

 

 

 

 

 

 

 

 

 

 

 

 

 

 

 

 

 

 

 

 

 

 

 

 

 

 

 

 

 

 

 

 

 

 

 

 

 

 

 

 

 

 

 

 

 

 

 

 

 

 

 

 

 

 

 

 

 

 

 

 

 

 

 

 

 

 

 

 

 

 

 

 

 

 

 

 

 

 

 

 

 

 

 

 

 

 

 

 

 

 

 

 

 

 

 

 

 

 

 

 

 

 

 

 

 

 

 

 

 

 

 

 

 

 

 

 

 

 

 

 

 

 

 

 

 

 

 

 

 

 

 

 

 

 

 

 

 

 

 

 

 

 

 

 

 

 

 

 

 

 

 

 

 

 

 

 

 

 

 

 

 

 

 

 

 

 

 

 

 

 

 

 

 

 

 

 

 

 

 

 

 

 

 

 

 

 

 

 

 

 

 

 

 

 

 

 

 

 

 

 

 

 

 

 

 

 

 

 

 

 

 

 

 

 

 

 

 

 

 

 

 

 

 

 

 

 

 

 

 

 

 

 

 

 

 

 

 

 

 

 

 

 

 



 

 

 

 

 

 

 

 

 

 

 

 

 

 

 

 

 

 

 

 

 

 

 

 

 

 

 

 

 

 

 

 

 

 

 

 

 

 

 

 

 

 

 

 

 

 

 

 

 

 

 

 

 

 

 

 

 

 

 

 

 

 

 

 

 

 

 

 

 

 

 

 

 

 

 

 

 

 

没有喊口号,我还是吃著全麦黄豆面包。


我今天早上起来还是吃著我喜欢已价涨的全麦黄豆面包。热温水的温度和我也还是一样的在那杯里。


谁说油涨我一定要乖乖听话喊那无谓改变人民生活的口号。我就是不喜欢那个论调的坚持照吃那有一点贵利于己的健康面包。


没有喊口号的早上,将全麦面包吃完,我很确定属于我自己的今天和思想没被摇晃。我还是对自己的遭遇看著办并期待过著夏日般偶尔让我睁不开双眼的当下。


四月即将开始。不管油涨。不管主流媒体新闻封锁。不管贪污。不管裙带关系。不管华社红卫兵流落网络。甚至,也不管社群动荡的意义何在。只是发现可怜的他们只顾利己为2007的改选抗战日不停部署著。这个月,我的电脑记载的新人数纪录是25人,虽然那人数并不多,但却足以引起他们第一波的猜疑心,究竟那是谁的派系所为。


我将目睹另一场可怜笑战化为历史。我还是选择安静的,任务还是一件件等著来完成。面对他们的部署,我整年的电脑记录数据肯定会逐渐增加。肯定的未来200706,一场人性,缺乏正义,缺乏民主人为之战将爆发。有多腐败,有多恶劣,如此被他们累积河和催生!

废墟里呼吸的生活族群,其中的就是那样而来的。但值得相信的还有废墟里永远藏著一个等待被揭开的讯息:



 “因为回避,因为镇压,因为逐步的腐败和逐步的召唤。因为自欺欺人蒙蔽的谎言,拿群体文化,拿思想,拿教育来牺牲,再对别人,对未来的希望开枪。身在其中的某一双眼睛,绝对的不会让思想和文字被子弹镇压或给阻挡下来。”


呵,废墟里呼吸的生活族群总有潜移默化而自觉的一天。我如斯相信。

無謂徒勞

那個周日,我還記得那如此無聊的訊息終于被遞送來了。

我非常清楚,我的記憶里是極致討厭那麽無聊和無關他痛癢卻又事事関己的出發點。縱然,我嘗試過努力告訴自己不要去相信他給與我的那個記憶,要對自己的生命寬容些。

呵,原來是徒然的,儘管用盡僅有的修行再怎麽寬容的心懷,竟也會被惹毛了。回首當初到現在,我真的感受不到一絲絲的喜悅或經得起時間考量。

當初,我預料著可能會做的事,也終于把矛頭往我這身上來了。我認定他在未來盡可能做的無聊之擧也真的做了。

縂以爲,我的記憶告訴我是那樣的,但是後來還有一夥人,原來都和我有同樣的感受,認定他越過時間邊界的醖釀試圖刻意友好,如今卻被公認為徒然沒意義。

拿機會去嘲諷他人,散發有害的語言就自以爲是幽默是玩笑,侵擾他人之禮,就只有披露他有待加進的成熟度和思想。

噢!我們親愛的朋友,多麽想贈送你一話:你怎麽如此呢。過去對於我們的狂熱和試圖建立心告訴我們你珍惜的,而今已逐漸被你自己多餘的一舉一動驅走了,你可知道呢?未曾稍減的多餘閒事心,如此令人害怕想隔離,導致在很多人的記憶中,你逐漸被忽視。

不一樣的人物,不一樣的心情,不一樣的當下,我們各自仍然擴張著自己。請你,請你別一味沉淪著在他人逝去的時光記憶裏頭,繼續難以抗拒的拿別人的芝麻綠豆往心上擺,嘲諷他人

那只是別人微不足道,生活上一丁點的一部分,難道掌握別人所經歷過的芝麻綠豆就能使你樂上一個世紀嗎?難道打著這一層挖掘出來:他人的財富,他人的感情,他人的友誼,或者私隱,就能讓你很不一樣嗎?難道那會令成你成爲一個探測家?或使你飛黃騰達?

該停止針對他人,刻意被你放大重量和提起嘲諷的事,那是徒勞且缺乏意義的。

人類累積的記憶永遠會为我們清晰地分析,我們的記憶會為我們見證那樣一個你,甚至在我們的生命裏頭不知不覺隔離了你。

令人憤概的是,我們自認沒辦法對你視而不見,唯有適當的隔離會讓我們自認痛快些。所以,挪出隔離的尺寸以後,請你保重了。

我在三月遲來的了悟




儘管時光越走越急,記憶中的越來越淡,我仍心安。那長久的疑問終于在飛馳的時光裏獲得解答。原來只要時間夠長的話,這樣的長足以讓我不用望遠鏡或放大鏡就能瞄視那内心的本質。

那平日暗暗牽著,卻又糾纏在一瞬間閃現的記憶畫面本質上該屬於虛擬,我真的錯過了仔仔細細去檢視那真相,當時,如此慎重,如此認真,竟渾然不知。

我,終于誠實告訴自己,那往昔是一條沒有起點和終點的河流,不是源頭既不適宜靠岸。驛站燈火通明時刻終究會來,那過去無法考驗最後只能示之以時空錯置

是的,越來越接近更多真相,沒有什麽還可以讓我懷疑,所有渴望正紛紛甦醒。這遲來的了悟,一如一朵遲開的荷被凍結盛放著而展现欣喜。

是的,三月份了。這時候寫給自己,歸于愛,和自己和好,是美的訊息,也是渴望。 


 

遺落的黃金雞翅膀

禽流症在國内爆發,莫名的想起那一次燒烤會上的“黃金雞翅膀”是有點不合時宜。我向來不喜歡火烤食物,雖火烤食物被公認很美味。幾個月前燒烤友聚,看見朋友用心燒烤出一只又一只美味的雞翅膀,然後再將烤成金黃的雞翅膀鋪上一層蜜糖,香脆十足,確實令人垂涎三尺,人人想嚐。

與友滔滔不絕回味談起燒烤會事宜,我只自嘆不如別人手藝,是因爲坐在烤爐前,始終沒那耐性烤出味道鮮美誘人的“黃金雞翅膀”來。當然,蹲在燒烤爐前姿態,確實很考驗人持久的耐性和態度,所以,賞他人之作之餘,我幾乎傻氣地懷疑自己究竟是不是忘記了有那樣的經歷掉進熱烘烘的燒烤爐而引至自己燒烤技術如此差。

人家常說,烤出一份好作品,那純粹是一份享受和自滿。但我始終不喜歡烤肉給人體帶來極大健康危害。而今,加上禽流症若那麽不幸泛濫成災,蔓延在這炎熱高溫的土地上的話,烤肉對我而言是談不上有非常的意義。

遠離家大概20分鐘的路程,有個挺不錯的海灣設有燒烤爐供大衆聚會燒烤邊賞夜景,多年來,只記得畢業前的兩年,年少瘋狂的海灣燒烤會是學生最愛的活動之一。當年,呼朋喚友的就辦慶生燒烤會。有一次,同學們的燒烤欲望程度升到極點,竟然用盡了一個月四個周末來辦燒烤聚會。當時的大家心裏都明白,燒烤食物只是藉口,大夥兒上了五天苦悶課能三五成群,樂在其中才是那學生時代的一大美事。

若要和以往比較,長大後,我還是喜歡享受外動内靜的氛圍,而不拒絕參加燒烤會和燒不出脆口的“黃金雞翅膀”這點我得自認還是有點遜。而長大後,對於燒烤食品獲得認知,帶給我最大最重要的意義那就是在學懂預防病菌纏身健康出狀況的同時,在爽口的同時,我會想到要“身體健康”,就別痛快了嘴巴,難為了我的身體這麽一回事。

可如果這時候發現燒烤的欲望來了,禽流症卻爆發了,那能做的還是別繼續想著漸漸被局勢所逼遺落的火烤“黃金雞翅膀”了。畢竟,口欲會難爲了自己也不一定。

 

 

 

 

 

 

 

 

 

 

 

 

 

 

 

 

 

 

 

 

 

 

 

 

 

 

 

 

 

 

 

 

 

 

 

 

 

 

 

 

 

 

 

 

 

 

 

 

 

 

 

 

 

 

 

 

 

 

 

 

 

 

 

 

 

 

 

 

 

 

 

 

 

 

 

我在城市的夢影

我依然在這城市的梦影里,有些電影仍讓我恍然有所悟。虽说,幕起幕謝,依舊說著人群中許多淡進淡出的畫面故事和话题。

我钟情看電影的乐趣。畢竟,我一直認同電影能夠帶給我一阵溫暖或微光,讓我有機會喚醒自己。倘若,那麽一天,我在我的生活裏頭無法甦醒了。

看了很多電影,然我至今始終沒有寫太多有關看了以後的感想。那些在電影找到的滋味,堆積起來就有如擠滿百种滋味罕有的糖罐子了。

而配合志同道合的朋友舉辦電影賞析會的堅持就是讓我分享的其一管道。我想,這樣的堅持可能是讓電影陪我和使一些人群了悟一点点一些些吧 。甚至,让生命不至於虛無一場吧!

至今,我任性的,不停的在移動中的畫面儲存我喜歡的激狂、美麗孤獨、迷離、溫盪、大悲大喜等劇情影片。

朋友說,其間雜味的劇情,這難道不會使我在午夜夢回被幻影吞噬?説來,像是我被下毒似的。或许,這還是長達了好多年時光的毒癮。

一次,我沉溺的抱著一套説法,向和我一樣的喜歡電影的朋友說:城市人確實孤獨,但一個在城市看電影長大的孩子卻不如此孤獨。因有聲的梦影畫面在身體内蔓延,無法預知和分解无常,然而在城市移動的影戲落幕後,我想,总会有一些明瞭的姿態,使我学习从容吧。


继续吧,我在城市的梦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