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摯愛的小我

      我原以爲我不會很愛這個孩子,而今不盡然如此。所以,小阿姨带外甥去书局和走山那樣的事,總是樂趣,總帶來歡喜。

    

      每一趟的路途,我的小外甥還是愛发问許多,關於在雨中的許多個問號,後來我只記得自己不小心給了他一次似懂非懂的回應。而他依然边走边蹦跳笑著看我继续问:阿姨你还会带我走山吗?我笑笑说:会啊!我告訴他我们从大自然来,有一天我们終究回歸大自然,而山是我們長長久久的朋友啊。…说着的时候,他天真無邪的眼神與我的眼神相融交匯,仿佛彼此鼓舞著,承諾著該繼續上山那樣。

    

      我真的很愛他。除了天真給了我最大的理由去愛他,那是因爲他很像小時候的。我們同樣喜欢在大自然的懷抱紛飛且信賴它們,甚至是那樣地懵懂和學習著不畏惧做大地的孩子,找尋靈魂一個又一個的出口。這些日子有他在身邊相應的路上,至少我烙下的腳印比往常踏踏實實認真許多。

   

      上個星期的培訓課,模擬著課程所需要的基本程式時候,我的腦海里突然浮現他那張舒坦的表情,仿佛间我就是他,他就是我。當時時光帶我一起浮現的是他那喜歡在口里嚼著從西饼店买下,沾满幼糖的车轮子面包和我對應。那像极童年的我,吃著麦芽糖的手指黏黏甜甜的老愛說個不停。那天在課堂上,當隨著課程模擬思考的時刻,當下想著自己是万万亿的细胞组合体的立场以外,我的突發奇想讓我萌生了那一瞬間的自覺,確信這孩子的赤子之心能帶著我,保留我。

      我没办法忽略视觉,僞裝坐视看不到我挚爱的这个小我,更没办法离开與這孩子之间温暖的對話和熊抱。所以,我愛這個孩子,我知道的。

     

      不知道大地的孩子生命將如何繼續被循環發放。而在我面前老愛神秘兮兮地眨著眼叫著阿姨的他,不知道後來是否那樣的呢?長大後像小王子般學習馴養自己在遼闊的野林山上將喜怒悲歡無常泡在大自然的懷抱嗎?又或許讓後來的後來循坏再循環和重逢,成爲另一則故事呢。

     

      無論如何,我相信另一則故事也是在安靜的訴説,我們都是必須在大地踏踏實實,時而紛飛,時而勇敢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