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样的刚刚好而已。

他下班不知道还会不会来找我。我想看他不敢正眼望我好像干了坏事的眼神。事情很难说。说不定。所以,没来了。


我觉得我很坏。不喜欢人家刻意让我,还不带一点禁忌的想会不会再见他的事。

我告诉他。父亲又让我回到像踩著地雷不知何时爆发的秒针时间计算里。我期待安抚忧虑浮躁时候,他还是很安静的认为,我会懂得也想得开。

如果,有一天我冒险的去将一头黑直发烫成波浪发卷。连发型师认为不好看的,他或许也不会认同他,继续对我说好看吧。

我说,我们去吃晚餐吧。他说,好。

如果我们一起回乡的日子,我走过那乡间小路,好不容易的想爬树去采别人家的芒果,他,或许也不会来阻止吧。我知道我肯定很坏的还会说:“你站著,接我抛给你的就好了。”想必他也只有移动身子前来迎接吧。

安妮宝贝书字里说:如果人与人之间感情默契,彼此情投意合,便是要“要好”。

我和他很要好,但是没有附加开关引号的感情深度。这样的要好,现在对我而言,只是刚刚好。也没有涵盖其他多余感情内容。

不可思议的就是我怎么会任他纵容我使坏。

“好,好,我一定乖乖的,让他看我乖乖的样子。” 仅此而已。我自言自语的不知道我是有意无意的使坏、美丽与疯狂再次燃烧。

六月的雨季好像来了。身边有他,只不过是那样的刚刚好。

耗子說左手。

   《左手》   感謝耗子修訂再次相贈于17/6/2006

 

  从 小 就 和 别 人 不 一 样
 
 喜 欢 用 左 手 画 自 己 的 太 阳
 
 不 爱 占 有 只 喜 欢 欣 赏
 
 总 是 相 信 我 的 梦 想
 
 就 在 那 不 远 地 方

 

 
 
 长 大 后 发 觉 还 是 一 样
 
 奇 怪 的 眼 光 陪 着 我 成 长
 
 越 辛 苦 我 越 坚 强
 
 闪 闪 发 亮 不 是 泪 光
 
 是 我 即 将 绽 放 的 光 芒

 

 
 
 在 这 里 我 找 到 方 向
 
 知 心 朋 友 也 在 身 旁
 
 掏 出 真 心 轻 轻 地 放
 
 在 你 们 熟 悉 的 左 手 掌 上

 

 
 
 欢 迎 常 来 我 的 天 堂
 
 心 情 点 滴 一 起 分 享
 
 可 以 保 留 可 以 释 放
 
 全 部 留 在 我 的 左 手 掌 上

 

 
 

 

 

那座山。


那座山。當我再次帶著美麗的預謀回繞登,那唯一和上一趟不一樣的就是大家背著各自的包包上路搭營。所以,夜的一路上,大家背包上額外挂著的睡袋一步又一步地在山友腳步聲中一噠一噠作響起舞。

未上山前,我對這一趟沒辦法隨行的朋友預言。

“我們這一趟約定是爲了賞星星、吹冷風和放風箏的噢!”那樣的約定,它讓每一個山友都興致勃勃,讓每一次的山事來得有所不同。而不是像生命的過程,只是被某些人不斷消耗,缺了意義。

因爲山,適當的預謀和約定是山友中必然的事。

爲了賞星漫天飛舞的姿態,那日的出發時刻在子夜漆黑深山裏。如果,傳聞中的林中山神確實存在的話,想必早已在我們一團人還抱著美麗預謀的當下,聽見我們混著彼此發出關照聲,熱鬧腳步聲及林中蟲鳴聲的時候,山神就偷偷為我們每人發下了一張林中考卷吧。

大夥兒沒到路途四分之一,老天降雨考驗大家了。雨勢滴答滴答的打在身上,就連林中蔓生的大樹葉也無法為我們護行。於是,我們一身雨衣裝備,希望時光是超越我們想象的,我們試圖以最快的速度上山抵達營地。

人與人之間的區別就是那樣而來的吧。這一次回到這一座山竟沒想到一連串那麽多的精彩。第一次進山的新朋友加入,來自他們馬六甲的熱情,再加上準備炒米粉,咖哩雞,三文治等豐富食物。這份讓人溫暖的熱情不止融化山友,如此盛情款待,讓我們這些熟悉彼此的山友自知有愧,難以啓齒道謝

隔天在冷冷山岩石上的邊緣,當我一個人吹著冷風,看著山雁快樂地炫耀著美麗的羽翼,一遍又一遍飛舞在我眼前的鸟儿,我這才恍然頓覺,第一次和出发的山友,他们的熱情和這一場雨的溫度,仿佛是偶遇,仿佛注定于此山,我們必遇上冷熱之間,必取得相融,取得釋然,叫彼此勇敢踩著樹根泥漿上路的大考验。

後來,那場林中之雨深夜聽到,看到樹葉在大風雨中嘩啦啦波動的旋律,我將它視爲是山友間的歡迎曲。是我們山友貼近大自然,林中最華麗的雨林盛會。它隨著熱情而來,亦隨著熱情而散。

登此山,我一點也不曾懷疑過美麗預謀對其他人一點影響也沒有的可能性。一座山。一個人。一個腳印。甚至,一瓶五加皮酒在夜裏可以一手傳至另一只手上的溫意,確實有說不出的痛快,讓人可以長久回味。











因而,如此之故。再一次重登Gunung Datuk,以此此心,很乾脆的,不枉出一身汗,甚至,再會一座山了。

光著脚的印记。




再见,原来是如此的事。第一只小狗Oddie他的主人叫爱丽深。


送小狗给她的那个午后,我转过身后就再也不敢奢望自己会再见小狗。


在过后的几天,她简讯我:给我你的电邮,我邮寄小狗照片给你。


而今,已二次收到她带来小狗的消息。


后来。我改变当初对于一个不会看中文女子的想法。


原由简单。只是因为她爱


那个午后。她说,母亲叮咛她送我白糖和巧克力。


我有一时的莫名其妙。


但那最后不影响我对于自己挥别,放心送小狗到新主人那儿的决心。


 



再度透过杰朋友。遇上的第二只小狗Fiffy的主人,他们来自布城



那天在月光和布城美丽的街景相随之下,



来到小狗的新家屋,该交待的一切办妥后,



发现家屋的主人的用心。为第一次饲养小动物而作的准备,



狗儿新家屋和相关咨询确实让我感受到了那份爱动物的真挚心。



那晚,坐在那圆桌子上享用糕品和饮料,彼此一言一语的对应,



二个女孩和家人对于小狗的爱,心里温柔的散发我也不小心瞧见了。






 


嗯,那很好。生命在我挥别一些人事物的时刻,总有留下另一部份给我。


 


就是“释怀与放心”嗄。



小狗。小狗和它的新主人。



还有我在这个城市走著走著光著脚的印记。

六月的一輪明月

     六月*電影賞析讀書會*

主辦單位

巴生新鎮佛光青年分團

日期       21/6/06(星期三)

時間       晚上8

地點       佛光山巴生佛光緣 

導讀人      :李福正                                                                                    

電話詢問

佛光山巴生佛光緣:0333442261

福正:016-2205582 、麗蓉:016-2178163

  

      輪明月

     濮存昕 徐若瑄 李建群

     家林

果你看過天心月圓歌舞臺劇,那你更不容錯過《一輪明月》這一部電影!這部反映一代高僧弘一法師的人物傳記電影,曾獲得了電影華表獎獎“優秀故事片獎”。男主角濮存昕以其在片中的精湛演技獲得了“中國影帝”的稱號。著名導演張藝謀曾稱,由當地出品第一部電影風頭蓋過了《十面埋伏》,同時得到了華表獎的兩項大獎是中國電影界百年的一項“奇跡”。此片擁有高度的藝術性和名人傳奇故事的完美結合在上海國際電影節上引起轟動更在泉州做第一個城市的公映,為了感謝影片拍攝期間泉州僧俗各界的大力支持。

》故 剧 情

李叔同出生于天津豪门富户。李叔同初涉人生,探求中华文化底蕴,悲悯国家民族苦难,创作《祖国歌》,传颂大江南北。他在音乐、诗词歌赋、篆刻、书法、绘画、表演诸方面造诣颇深,才华满身,一腔忧愤,常寄托于风情潇洒间,与坤伶杨翠喜、歌郎金娃娃、诗妓李苹香以艺事相往还。

李叔同考取上海南洋公学,受业于蔡元培,邃觅群科,钻研法学。与黄炎培组织沪学会,宣讲进步思想。母去逝,李叔同运灵回津,反陈规陋习,采西式丧礼,自弹钢琴,唱悼歌,感人至深,轰动津门。李叔同了无牵挂,遂东渡日本。 李叔同在日本学习油画,从事音乐、戏剧创作。创刊《音乐杂志》,发起组织春柳社演出话劇《茶花女》。其间与日本姑娘雪子相恋结婚。

李叔同回到阔别六年的祖国,主编《太平洋报》副刊,后报社停刊,李叔同移席杭州浙江一师,创作了以《送别》为代表的一批优秀歌曲,在美术课中引入西画系统,首开裸体写生先河。培养出丰子恺、刘质平等一批优秀学生。其间与夏丏尊为友,马一浮为师,刻意于自身修养,对佛学产生浓厚兴趣。于虎跑寺断食十七天,身心灵化,飘然出世。李叔同告别好友、门生和妻子,遁入空门,法号弘一。弘一闭关修律,数年写成《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弘一律已至严,治学至勤,云游四方。 一九四二年十月十三日,伟大的爱国者、中国近代文化艺术先驱、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师弘一大师,在悲欣交集中吉祥生西            

 

 

 

     * 入場免費,歡迎大家前來結緣,共賞電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