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一碗粥。

床头柜上还堆着许多未阅读完的书籍,连越看越有味的《追風箏的孩子》还是停留在三分一的页数。中午前,燕薇连续几个电话的慰问,甚至邀请出席彩虹的生日聚餐会。若是在平时,我肯定会欣然出席。毕竟,我喜欢大自然餐厅素食的风味,然后与相好的朋友在一起,是一种很好的休闲和放松。

关于邀请,我决意放弃了。无论如何,铁定这时刻适合放自己在家休息而已。從這些日子的點點滴滴,精神还是倦倦的,选择抚慰自己是今天一件挺重要的事。於是,在厨房给這個周日煮了粥。

平常总是回家就往家里的桌上寻母亲的菜根香,母亲会熬美味的汤,煮美味的菜肴,有时候,还会熬稠稠的番薯粥,我常会配上腌制的几样小菜,吃起来,有一股暖到心里的感觉。

老爸入院的周日,一屋子寧靜的,做好粥,使我聞見的只有粥的溫香。盘起了长发,给自己端上一碗热热的粥,这一次找不到任何腌菜搭配,在粥里我放了白果、红番薯和枸子。

坐在一个人的餐桌,舀一口送进嘴里,一股香甜的气息在两颊和舌尖弥漫。我想起,许多个日子前聆听张艾嘉的《一碗粥》和歌曲里的爱情。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跟一个小女孩说,如果我只有一碗粥,一半我会给我的妈妈,另一半我就会给你。从此,小女孩就爱上了小男孩;可是,大人们都说,小孩子嘛,哪里懂得什么是爱;后来,小女孩长大了,嫁给了别人;可是每次她想起了那碗粥,她还是觉得那才是她一生中最真的爱。”



后来,长大后的小女孩嫁给了别人,因为,那个长大后的小男孩,除了那句话,再也没对她说过什么。他只是偶尔给她打一通电话,女孩的母亲不忍看到这样的局面,所以教他做好了粥后就离开了,以让他有一个对她借粥‘说话’的机会。



而我在这遐意的午后,只想为了眼前这一碗粥,认真地品尝一回,一个一直以来很关心我,会将我骂哭,经常和我斗气的一个朋友在我思绪涌现。红尘之中,他仿佛是我遇见的一碗粥,虽显得如此平和一般,但他或许却是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

午后的宁静,思绪停留在一碗温香的粥中,久久未散。我的幸福不言而喻,却不由自己。


17/9/2006

寫在老爸入院以後。

在回家路途中,買了母親交代的用品,由於大雨狂下,讓我最後還是去了夏日理髮店逗留避雨。朋友奱說我瘦了。我想,也大概是吧,雖好幾次懷疑體重是否有減少。


倦意,使我話不多。我沉默的只是在墻角落面著鏡子,看他們的忙碌和聼著她忙裏偷閒的一連串笑話。伴著我一個星期,負荷在我身上的,真的讓我感到些許的疲倦。


終于感到安慰的是,固執的老爸終于乖乖地住進公家醫院了,回想起當初想盡辦法要他老人家為健康着想,聼勸,讓病發的他入住醫院是一件挺考耐力和技巧的事情。


“老爸,如果你還堅持不入院。我真的要致電救援服務熱綫了。”我在極限無奈中,想好了那樣的對白,必要時將不顧一切下此決定。


在醫院等著醫療檢查的時刻,我想起他早上在客廳對著弟弟說了那番話“要乖啊,等爸進院平安回來。”抱病道出那句話的他,終于讓我看到他年老患病的畏懼,面臨離開家人的憂心。


女醫生吩咐護士要我安排給他入住醫院觀察幾天。對於有前科中風紀錄的他,已在這幾天的堅持顯得虛弱不堪了。


這星期以來面對老爸的健康難免帶著擔心。母親總在夜裏斷斷續續醒來看顧健康欠佳的老爸而睡眠不足。今天,得以大半天時間,將老爸送進醫院做深入檢查和護理,我們内心的沉重開始稍微減少。


對於面對老爸向來百般固執的警戒心,我早已無法視而不見。一次又一次的經歷,無論風雨再臨之前再也沒為措手不及,讓我像個愛哭鬼的理由了。


越走越近的病情,越坦然的無常,生老病死,甚至,對於年老者的臨終關懷,我才剛知道,過去所學習,可賦予的並不夠多。於是,攔不住自己,欲拿起更多勇氣面對這一次,或者以後的無常。


向偉說了這一次我不再輕易落淚的看待他的病情,關於過去攔不住像繁星的眼淚,我突然明白它是可以換身成爲填補遺憾的愛。也因爲,想透。母親在院看顧老爸的第一夜。 我終于好好的休息,睡了一場。 

一支快樂的七彩水中山舞(感想篇 )


(一)我们一起放逐的傻勁


有時候,我莫名的有一股出走放逐的傻勁。無論身在角落,身在天涯,也想著呼朋喚:不如,我們登山去吧!于是我不顧一切的傻勁,不知不覺又让我圆满参与了一次登山和放逐。一支七彩水中山舞的因緣,最初是因爲在七月份與卡邏先生聊起爬山話題,於是就不顧一切,落實了興致勃勃,跋山涉水看彩虹的舉動。



我記得,當初將消息傳開后,山友的反應並不很熱烈。隨後,便想起數位義工夥伴蠢蠢欲動,想參與登山之樂。向諸位想參加的夥伴表示,山多水蛭,登山難度不高,即使少登山都不怕登不了目的地。出自那樣的解析,其實,也同時在鼓勵婦女階級的姐妹們可放下兼顧家庭的繁忙,一起讓身心融入自然林野。

告別七月前,正逢民間一般人印象中,所謂的中元節(鬼節)。膽大包天的月華月清兩姐妹在招約下,終于答應獻出一同登山的第一步。同時,自有個早晨在沙亞南健步,念念不忘欲登山的慧萌和Jenny姐也加入了初體驗的山隊伍。

想進一步認識爬山群的福正大哥也報名。大紅花友Ferm717曾說起登山記得的事。…又基於那样因缘,於是,便和卡邏先生呼朋喚友,开会小討論協調之下,總算讓這件登山事推展了。

當然,其間擔當號召角色的我,不小心遇見了好幾架“阿葉號、永貴號”等的飛機啓航而过,瀟灑飛過我頭上的一片蔚藍藍天。走在這時代狂潮裏,非人人皆能百無禁忌一同上山,而那些小插曲,並不影響放逐的計劃。我們總算成功以二輛車,13人浩浩蕩蕩從巴生出發,前往彭亨関丹彩虹山。

放逐隊伍中,除了麵包女孩經常一同登山遊樂,隊伍裏頭的彩虹、福正、艷薇曾登上日月潭;月清月華兩姐妹曾如此瀟灑,毫無登山演習經驗登上了神山;Ferm717也提過自己曾登好幾座山;卡邏先生曾透露有登林明山和彩虹山等小山的經驗。

第一次認識見面的富城,只能怪我已陶醉在一路的山石花草溪流水自然形態中。所以,印象中只有他在四輪啓動車上,滿口不停充滿智慧的哲學思維話語。至今,我毫無頭緒,他是否曾發出任何登山之談。

無論彩虹山或彩虹瀑布迷人的風采,究竟是不是引我呼朋喚友上山,或者對山事,堅持到底的理由。過去,老愛向山友嚷著上山的欲望,確實已在這一趟林野山水中和我倦意的身心已全然释放。 



 (二)朋友,就是那样的。



現在,一個人靜靜的想起。讓我们如此精彩,出發前后皆有卡邏先生的關心參與。他滿腔熱情的商討“人+ 菜單”,參與接待Ferm717,由心感激他外,虽然,愛搗蛋惡作劇的他讓我忍不住的預謀他肯定逢遇強對手。從溝通集中地點,甚至,想著要如何招待Ferm717的晚餐該往何處,卡邏先生“乖巧”安份合作。豈料 ,美麗的黃昏當下,他送給我、志偉和Ferm717第一次出遊的獻禮是“遲到”。

隨著志偉的建議,那個中午,看了Ferm717家屋留言的喉嚨痛狀況,於是,就放心的在車上開始和大家一嗒一嗒的往所提議的肉骨茶店。沒办法参与登山的志伟,体贴的為我们点了好吃的肉骨茶,還有百聞美味的香菇滷雞腳滿足我們的胃。

人見稱之爲“可愛”的男子卡邏先生,雖很多時候和我處於勢不兩立的姿態,但無可否認,卻帶給我和山友許多有趣,經典的歡笑。

闊別旅途那一個午後,他向我提出關於自己的一個建議。意見搜尋完成任務后,我唯有實錄在這裡讓他知道。

可愛,確實適合卡邏先生,還是一件華麗的禮物。”朋友,你受之无愧。

我们相依並存,登山事后记:



這一趟登山看彩虹,雖大部分的夥伴初次見面,但沒絲毫的陌生感,也沒不釋放,不合作不盡情的理由。這個行程,那些閃動的光彩穿過我的眼瞳,使我無論在站立著或和大家行走在山裏,感受無比的壯麗,無比溫存。


从記下出遊记和回忆著Ferm717購買上山食品那個夜晚,旅途財政計算,讓我發現Ferm717的細心。而我可愛的朋友月清月華兩姐妹也有挺不错的体能。



麵包女孩赤著腳走山的舉動讓我佩服。福正大哥和富成給與大家互動友愛及對於隊伍的照應毫不吝嗇。君麗對於母親的關心我一一由心感染。而今,將全部的…放在山匣記錄裏,讓溫存發酵吧。










我認同Jenny 姐後來所感的話,我相信,我們都盡情奔放,甚至,輕鬆自在,步走了那一天一夜。


回到這一座城市,我们只有回到原来的位置再次繼續感受这城市的动脈。 然而,三男與十個女子一齊登山的火花,无意间成就的一支快樂的七彩水中山舞,其實,並不是有人曾想象中那么難的事。


許多細節,許多一起出遊非同凡響的經典、記憶,並非一言一語就能道盡。倘若沒停下繁華的腳步,然或许我们對一切好奇,對欲想放逐的身心,對大自然界視野的開拓,就只是一种停留,浮淺以待而已。


“成就一件山事,實踐走入綠野的决心,需要彼此引導的能量”。我逐渐认同,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