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恙同行的左手

我的左手欠恙,出状况已有三个星期的日子了,起初原以为只是短期性的血液不循环导致左手掌麻痹。经过一家又一家的中医诊断,我终于接受那是累积的颈椎病。颈椎病原由来自于神经线长期被压,因而导致左手掌长期麻痹。而今,已恶化至肩膀和背部都开始酸痛,无法好好安眠。


 


林医师提醒著我这不可忽略,可能会恶化导致骨疵。轻微的现况该勤力,紧密前往他那儿进行物理治疗和吃药。


 


两天的公共假期,逃出之前两位推拿医师对我下手推拿的畏惧感,听取母亲的意见后,我终于听话的去林医师那儿接受治疗了。熟悉我家老爸老妈的林医师以他惯常的口吻怪我先前没往他那儿治疗外,就接著发问我,难道你不担心吗,当整只左手掌麻痹呀。


 


我对他说,经过之前两位医师的推拿,五只手指只是剩下最后两只手指麻痹的时候,我乐观不怕。可好景不常,这假期打从床上要爬起身,我怀著美好心情时候,发现肩膀特沉重,背酸异常的痛楚使自己心情跌入谷里般,确实有忧虑和担心。


 


林医师坦言,警戒我:这只陪著自己记录了无数辛酸和快乐的左手,岂能就让它患病不可收拾呢。他表示,治疗的决心引自病情蔓延,一身的痛楚和左手掌的麻痹逼唤著我不能忽视这一次的治疗了。


 


是否每个医师必定会以其专业的知识给病人说安慰的话呢。这我并不确定。不过我还是觉得林医师人很有善心,没有收昂贵的治疗费。


 


医生朋友亚力士说,我的病情并不出奇,凡是这一把年纪的人定会逐渐出现毛病泄漏,而林医师却安慰著我说那是文明人的病症,也是一个事实,过去我确实忽略了自己的身体。


 


一个人的假期,一个人感受著身上的痛楚和忧虑。听著自己的身心告诉自己颈椎神经线经脉的通道无法再一路通行。我试著在脑海留下的讯息是:去吧,去吧,去接受治疗。于是,就从怠慢的举动,到后来坦荡荡地泄漏了自己害怕看医生、吃药,甚至,害怕推拿带给我疼痛的秘密。


 



当忐忑的心和脚步跨进林中医师的店面,我犹如一位女巫师念著咒语,暗自在内心重复绕诉著:我来了。忘了害怕,忘了吃药的童年吧。克服自己,走向医师。


 


走向林医师第一次的勇气,当五行针和先进的物理治疗仪器贴在我的颈部和背部一段时辰以后。发现肩膀的痛楚减轻,那刻,我终于感受自己重拾安眠时光的可贵。 

於是,剩下九三零喃喃自語

我的九三零決定赴約是一件突然,於是九三零看了光良演唱會,我意外振奮的收穫是陳琦貞穿著白衣裳唱旅行的意義還有九份的咖啡店。


九三零的夜走出演唱會場,悶悶的節奏還在腳下。和來自檳城的耗子約定拿送我的紀念品,還向他要了一個很久很久沒見面的擁抱。原來這個溫柔溫暖擁抱再也彌補不了原來的,再也沒有任何改變,再也沒有任何我貪心的安慰。


九三零的他看了以後告訴我,我練習唱了對你有感覺,只是又是一場他相信的注定沒機會在現場和唱覺得好失望。於是溫柔的問了我是否明天依然,頓時只有讓我傻了的片刻。


九三零決定聼歌於是心情不一樣,於是勇敢的讓他送我回家。回家前他提起吃東西,我說了無所謂。問了我意見到Boston吃夜宵,我還是沒意見,只是無所謂。


九三零結束前一路上,我的安靜到最後還是一樣。身邊的兩個女子我不熟悉,於是懶惰得我不想開口,無禮也不理會。他有他在我面前百般細心對待兩姐妹,我有我安靜的看著耗子送給的明信片。


目的地後的話是他对我说:点了,但是要很久才出菜。後來,等了半小時的面食終于擺在我筷子眼前,全身冷凍的細胞使我安靜的吃,並且允許我餓得吃不下很多,或者更多。


親愛的朋友他說的我至今是否還相信,是否將來也相信他體貼單純的一般,即使关心我活著可有得吃晚餐,如何去演唱會場,幾點出門,甚至叮嚀我換那無法百般忍受無法再充電的手機,或是否我只會唱幾首光良歌曲而已的話題。这好像对我又不是最重要


我親愛溫柔的朋友,你可曾知道爲了迎接十月,剩下的只是我在九月結束前的九三零喃喃自語呢。

把愛傳下去

 







那天,我记得我在雨水里跳了一支带动唱《把爱传下去》!


这是我工作以来几乎是会不经意在想著的一件事情。身体因带动唱摇摆。


为了纪念自己得了《把爱传下去》优秀征文奖,所以,即使撑著一把扇,我和朋友狂舞在滴滴答答的水声中。


我要把我的爱和文字献给每个人。因为爱,所以爱。


 

我不再單身的摯友





 


                              在九月九祝福我不再單身的摯友文益美詩


九月九日是一對老朋友註冊的人生大日子。儀式雖簡單,但卻充滿意義。


他們愛情路上的坎坎坷坷。當初,我聆听過,也一路上祝福著。當時,情路艱難受考驗,沒退縮,沒因風雨打倒。而今,總算修成今日的正果,在好兆頭的日子九月九日正式注冊,共結連理。對於愛情,它並不是三兩天的事,經得起時光醖釀的戀人,總讓我感到欣慰。


 





文益說,皆因我曾在他們相戀的源頭路過,所以,受邀當其一的證婚人。我於是欣然應允並在青绿的草坡上和新人合照。那天,艷陽的天空與陽光,沿著各自燦然的微笑,鏡頭鎂光再次攝下了我和他們友情的纪念日。



那天,會場洋溢蔓延著一片喜氣洋洋的味道。想必那一定也是新娘最幸福的歡樂時光。我擰著相機,隨著他們倆捕抓當下,當時的新娘無論她聊著,站,都不同于往常,一臉最幸福的笑容。


 






拿著相机,目光隨著她轉,迎著她幸福目光,我終于更釋懷著釋讀了這個女人有了親密伴侶後對待友誼全然不同的轉變和心境


 



無論從今以後的不一樣究竟多少。由心獻上給摯友不再單身的祝福,但願,若干年以后,我們友情依舊,仍有朋友的暖意和關心在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