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情人》电影赏析读书会活动记录











   

爲了以電影文化淨化人心,營造生命中的花園。迎接全新的開始,國際佛光會青年縂團部馬來西亞縂團巴生新鎮青年分團屬下讀書會特於2007117日(星期三)晚上八時正,在佛光山巴生佛光緣講堂舉辦了一場電影賞析讀書會,以暴力為主題,共吸引了一群愛好人文電影讀書會之友導讀了榮獲奧斯卡多項獎電影「戰地琴人」影片。


 


對於影片内容「戰地琴人」所觸及的層面讓大家對於男主角處在艱苦環境,樂天知命隨遇而安,卻幸運地一再遇到貴人相助,寄人籬下,奇蹟的存活下來的命運與勇氣感到非常難得可貴。在場參與者提出,一個人富有理想和才華,只要秉持一份堅持的能耐,即使在逆境中受惡徒一步步施加手段或刁難迫害,相信,終會有一天遇見貴人相助,明天依舊有藍天。


 


影片中,衆人印象深刻之處是冷血殘殺的情況被活生生地捕捉下來,這鮮明的鏡頭,令大部份人回想起關於所見所聞,歷經戰爭,暴虐無道的事跡,無論反應或感想上,打開了大家的國際視野,共同關注文化藝術、戰事、人道、暴力、核武勢力、因果論…。


 


甚至,有出席者提出,人人應自立同理心,慈悲發放心靈之所,以人文教育為本平衡世界的暴力與不公,使人人尚能在殘存的困境中尋索到一線光明與希望。


 


多位參與者還頻頻舉出多項國際視野角度以及大馬社會風氣實況。爾後,達成共識:關於歷史的教訓,我們可以原諒,但不能遺忘。從過去氛圍中,皆因衆生平等,每個人都應從臉上看不出彼此有國籍、種族、宗教之分,共同建立一個和諧的人間淨土。活動導讀人戴麗蓉會後表示,讀書會成員對於此類電影還是情有獨衷並紛紛提出反映現今社會各種同質性的人文題材不該被停止探討下去。


 


她同時表示,活動經過熱烈討論和分享圓滿結束,從這次活動反應中顯示出這是過去一年多活動中,意外打造出的另一股清流,皆因參與者經過這一段時間修煉與配合逐漸凸現出濃郁的參與感、思想、心靈的交匯。

[v怪客]電影賞析讀書會活动记录

 


 


間佛教讀書會總部副執行長葉明德


頒發紀念品予新聞主播陳嘉榮            導讀人陳嘉榮、活動分享者與幹部工作人員合照





  • 國際佛光青年總部馬來西亞總團巴生新鎮青年分團屬下于本月14日, 巴生佛光緣舉辦電影賞析讀書會【V怪客】V For Vendetta圓滿的結束。全場約有60人出席,人間佛教讀書會總部副執行長葉明德以及八度空間新聞主播陳嘉榮為席上嘉賓。


  • 由於此片子充分的表達媒體對於社會人士的影響力,因此當晚導讀人陳嘉榮亦表示大衆應參考多元化的媒體報導,方可有效的判斷新聞的真實性以及價值觀。 


  • 葉明德也提出許多事情中是一體兩面制,以宏觀角度看這世界的好一半及坏各一半的説法。因此,我們必須提升自己的素質才能有效的去辨別是非黑白,才不至於隨波逐流。


  • 現場,也有學員分享並提出戲中主角爲了追求自己的目標而採用的暴力手法是值得大衆共同來深思,且媒體應該具有專業的精神來執行新聞的報導,才能讓讀者甚至孩童吸取正確的人文思想觀念。 

在荒野逍遥的步履。


堪藍的天空下,一步一步地走。那天,雨沒來探我們。天空的云只是帶了几朵烏云垂下頭來打個招呼,又走了。


跋山涉水的雙腳不再蒼茫。心,淡然地綻成一朵花,它開得洋洋得意又瘋狂。於是我們在心深處,獨自感悟著皺皺褶褶的歲月的輪迴。

那一段在原野的路途一點也不拘束。在能夠到達卻又不知道什么時候可以到達的每一個地方,我,我們快樂的遊走,踏在許多人的腳印上,穿透了世俗人迷茫的心。

汗珠滴落,淋濕了的心扉,或許已有頓悟,慨歎遇上知己,逍遙地走一段路是心靈壯美的搖籃,是人們心靈的精美與壯麗。

走出了那一段路,那一段時光。再度回到熟悉的都市,繼續我們山友的盟約,必再走進多彩的大自然,繼續讓渴望原野、山川、大地盛放精華的雙眼和心靈在紅塵裡持續著被滋潤,而沒忘記在荒野逍遙的步履。 (感謝:ChawTL友誼提供攝影作品)

如果一场雪花飘在异乡

如果在这个热带雨的季节想象雪花飘来了。我想,大概这还是挺有温度和挺冷的雪花吧。


 


回乡那天,手臂的疼痛就好像在抗议这种冷。当我不再理会疼痛去到什么境界,义母拿出来给我的贴布确实让我转暖,舒服好多。


这一趟我没有再冲井池上的水。但是,那里的热水澡和一个上午的擂茶,确实让我遐意无比。


这趟也只是想去走走看看,跑步,再度往小学看看壁画的痕迹。据所知道,新一批的大专生曾来了那里下乡服务,和当初的我们有了不一样的故事在辗转发生。


义父母说,家里没再领养任何大专生。其实,我了解他们的牵绊开始多了,而今能够享有他们的爱,是我和义妹义弟们该感到知足幸福的。


这一趟回去,无论走在屋外或屋内,大概因晚间的微凉的,冷风吹袭,让人感到更真实的不只是那一些…而是世间时时刻刻不停的循环和发生。


在义父母家里居住虽只是两天,入夜来的雨声,听起来依旧那么清晰。晚上,夜凉如水,其实很容易陷入一种安眠祖状态,即使不是带着劳累已久的身躯躺在床一觉到天亮。


 


在异乡床上,我很安静的细听蝉虫鸣,它们就好像躲在树林中鼓舞着每个生命,等待他的升华。


当时被困惑的自己,当下起了念头告诉自己,关于有些人,有些事。还是和往常一样,我依然不想执著于争论,辩护或者说法只是坚持面对自己去行法,那就够了


我说过的,要让自己的肩膀很轻。不要再让自己长期扎针。由始至终,我讨厌扎针。虽然那只是一会儿疼痛。


 


我承认还保有孩子气,仍畏惧那针在自己身上之感。孩子气并不是我不愿意成长,是因我情愿有时候简单的像个孩子的心怀,就不会那么轻易使自己陷入同流于污浊的人流里头吧,我知道我天真,不是很懂得对一切释怀,但是我是如此酝酿著自己…


 


“每个人都在酝酿自己。”我现在当然并非不注重酝酿生命的能量,只是我酝酿的指数如今在一些风霜以后来得较缓慢。


 


在我离开那眷念不忘的新村以后,我记得自己还是带著一样的孩子气在微笑。一颗心却对有些事渐渐有了清晰…。


 


所以,如果…挺冷的雪花,在十二月的耶诞节来临前,静悄悄地在大红花网面飘起了…。是否极有可能也在那异乡飘落了呢?….那么那异乡屋顶上的雪,一定和我回乡以后的心情一样有美吧。

v怪客電影賞析會


巴生新鎮佛光青年分團12電影賞析讀書會




地點        :馬來西亞佛光山巴生佛光緣
地址        32 A ,Jln Tiara 5, Bandar Baru Klg, 41150 Klang Selangor
時間        晚上8
日期        14/12/2006(星期


 


電話詢問馬來西亞佛光山巴生佛光緣:0333442261 


              福正:016-2205582/ 麗蓉:016-2178163 


  




    


特約八度空間新聞主播陳嘉榮導讀電影


個人簡歷  台湾政大新闻系毕业。曾任星洲日报记者、台湾天下杂志执行制作、


 新加坡新传媒电视新闻主播、时事节目主持和编导,亦曾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电台当DJ 目前为伯乐多元智能教育中心执行长和八度空间新闻主播。采访经验:台湾两届总统大选、印尼五月暴动、印尼总统大选、政治危机以及新马两国大选等。  


當天,特重温回顧一年内所播映的電影資料。


入場一律免費。歡迎大家前來參與。






V怪客】V For Vendetta

導  演:詹姆斯麥克特格 James McTeigue  




編  劇:華卓斯基兄弟

演  員:娜塔莉波曼 Natalie Portman、雨果威明 Hugo Weaving


        史蒂芬雷 Stephen Reaz、、約翰赫特 John Hurt

劇情介紹 V 怪客】一片的故事發生在未來的英國極權社會,描述一名年輕女子艾薇被一名被稱為   “ V 怪客的蒙面男子救了一命。V 怪客不但博學多聞、出口成章,而且武藝高強、溫柔敏感,他打算發起一場革命,推翻極權專制的政府,解放千千萬萬受迫害的人民。但是他也是一個孤獨寂寞,充滿了內心掙扎,一心想要為自己受到的痛苦復仇的複雜人物…. 

一心一念的偷窺


                                                     (感謝:ChawTL友誼提供攝影作品)





 


只有偷窺你的時候我如此專注


你至今依舊


看不見我眼瞳裏的究竟是什麽


見不着云的肢體語言


還有你仰挂不上藍天的視線


沒有一個目的地時候


卻比我更安靜了


然這份只有屬於我的安靜


加上而今剩下的偷窺任務


是你留給我一心一念最專注的事

盤坐禪墊上寫字


盤坐禪墊上,寫稿的頭緒比早前清晰,至少知道該往哪裡,這個姿勢大概可讓我完成一篇文字了吧。


坐在這剛有筆觸的時刻想起昨天依然沒及時回應你的部分。昨天,在黃昏時刻,從辦公室走過小橋,景仰黃昏剛下過雨的大馬路。只是,冷風已襲,人來依舊人往,整座城的物和景竟成了我一個人回家的伴。

昨天, 路過逗留7 eleven的牛奶還是期限至十二月二十七日。就像你在簡訊給了我們的友情標上那一句話相等于是你下了一個期限。我不得已的必須把閲讀的文字攤冷在一邊。

那個讓我一直不知位于何方的聚會地圖你現在才記起,才提起。我,卻無法再斗膽伸手要了它。或許,這就是如你曾說的一句話:沒有了意義。

我盤坐禪墊上,想著是不是該先告訴你,自你爲我搬遷座位,甚至盤坐墊子后發生的點點滴滴。但我卻還怕聼你說只是讓我嘮叨而已,怕耽誤你的時光。結果,都沒說了。


我們是否該找個地方,今天、明天、後天再坐下來說説話,談近況呢。豪華花錢的咖啡廳我不想去,只是想去一處吹得到風的曠野或海岸,讓風帶走殘留在我們之間的累,容許我不要再説讓你誤解我的話。只容許風將我們臉上那些疲累帶走。

或許,不自覺的是,你猶豫著這究竟是不是稱之爲君子之交淡如水。其實,可不可以我們都說好呢,學習妥協,不要再耿耿于懷那惹人討厭,怒火沖天的火花。那都是我們彼此不明理,缺乏同理的文字惹了禍。讓我們一起投降,好不好。

誰知道,或許將來喜出望外地了解到誤會和了解就是那樣來的,而當初追求的意義早已不重要。

而今,寫字給你當下的禪墊是特從書行購回來的,是我走了好幾傢店將之揹著,好像行囊的旅人般把它帶回來的。自從,那個午後,你走過我灰綠色地毯後,我爲了調整坐姿,用心養好病,特別選購,舒適的好墊子。


發現,它真好。坐在墊子上輸入文字的好感覺,確實給了我很久沒好好書寫的當下。你向來知道的,我不求奢華的桌椅,只求一個舒適的姿勢,讓我找到屬於繼續在鍵盤上的感覺,那才合乎我意。

因盤坐的姿勢極限,必須站起身搖擺發酸的背,窗外是待會兒必路過的籬笆路,它,這個時候就像我對待你的方式,特別安靜。友情,如此安睡了。

我一會兒就下班,回家,用晚飯,洗衣服看還未發酸的書,只是不曉得盤坐墊上寫給你的文字,何時被你發現。或有一天,在你還沒來得及閲讀時候,它会不会發酸了呢。


另一场人生中的结业礼

在人文课程结业礼和读书会结业礼两件事中,最终,是在下班后赶上马来西亚佛光山人间佛教读书会总部假巴生南方寺所举办〈2006年雪隆区读书会联合结业典礼〉。


 


那天一时的决定赴约和不得已的尴尬身上的工作服和会场其实并不符合会场仪式。当接下结业证书、玫瑰花和拍下各团员合照为纪念,我便安静的坐在台下舒缓身上一时病发的不舒适。


 


加入成为带领人的当初,甚至今天,在于个人观看读书会的角度或者一个义工角色,态度等,是说时不再依旧的心境啊,想必这就是来自于转念,放下我执,不求知音之心念的感化吧。




 


倘若,只是代表说一段分享路,少了福正大哥在身边是绝对不符合我现在观照自己和感恩的意义。当时对著身边的福正说自己不该被推选以这一身打扮接受上台分享,却在后还是在没适当人选局面下硬著头皮上台说了一些些话。




 


在台前,对著来自各单位代表,师父们和住持。双手掌中的麦克风和我紧紧相伴。将心内下的一个谱,把福正师兄一起请上台共同分享。除了感恩这个伙伴让我学习了很多。主要是认同团队多一个人,就像多了一双可以赋予音乐,一部电影,更多力量和生命火花意义般。


 


过去,在读书会一年多的角色,即使并没有让我们成为最杰出的读书会单位。却因在我们身体里的热爱电影的细胞,热爱人文教育…,甚至,一些坚持与佛法相应而走过来的路,我们成就了这一场读书会结业礼。

无眠,我们说著话的夜

这是亚力士朋友有一个夜里和我说的话。我纪录下来了。这个在大红花认识的医生朋友,我喜欢那样叫他,甚至我故意那样看他,以为他就是那样。结果,都不是。这是有人告诉我的。


 2006-10-31, 18:05:04


昨天,说著话。我告诉他说 ,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过,很多东西是不能选择的,像“老“就是。


因为如此,反而省下了许多麻烦。老的好处很多,但其中之一就是你可以知道很多事情。但可以什么都不说。或就算说了也未必有人会懂。

他说。他曾写过。就如诞生,我们也不能选择死亡。

我继续说,是一件事,一个人最终被另外一个人遗忘了,或是这本来就是没有意义。

他也说,他写过。没有人希望被遗忘。

有时候我多么希望我是一个没有味觉的人。因我知道,味觉,是一种记忆。他接著说,没有灵魂更加好。

后来,我们继续放释的聊。


我说,那么不同的食物将人区分了。同样的味道将人连在一起。那么灵魂该往哪里处置?

他的放释,好像任性孩子气的我一定有办法解答那样。他继续反问:有灵魂的吗?

我知道,我们没有永远绝对可让另一个人信服到底的话。但在后来,我还是说了。就好像我永远不知道无常什么时候,找上我多少次。我还是一步一步有办法,没有办法面对了。虽然间中真的很苦。

后来,带著睡意,夜很深前。我告诉了他:灵魂,或许有,被埋藏在一座很老很老的一座山。放在已经被遗忘的音乐盒里。如果有一天,遗忘的音乐响起时,就像味觉,让记忆浮现了那样。

昨夜,我在舒坦的床上想一回儿,是不是一个失去灵魂,不需要任何安慰的男人和我说著话呢。

呵,夜还是很深时候,我知道我很快的熟睡了。因想太多,其实并不很好。好好休息,睡觉是最幸福的事。

欠恙同行的左手

我的左手欠恙,出状况已有三个星期的日子了,起初原以为只是短期性的血液不循环导致左手掌麻痹。经过一家又一家的中医诊断,我终于接受那是累积的颈椎病。颈椎病原由来自于神经线长期被压,因而导致左手掌长期麻痹。而今,已恶化至肩膀和背部都开始酸痛,无法好好安眠。


 


林医师提醒著我这不可忽略,可能会恶化导致骨疵。轻微的现况该勤力,紧密前往他那儿进行物理治疗和吃药。


 


两天的公共假期,逃出之前两位推拿医师对我下手推拿的畏惧感,听取母亲的意见后,我终于听话的去林医师那儿接受治疗了。熟悉我家老爸老妈的林医师以他惯常的口吻怪我先前没往他那儿治疗外,就接著发问我,难道你不担心吗,当整只左手掌麻痹呀。


 


我对他说,经过之前两位医师的推拿,五只手指只是剩下最后两只手指麻痹的时候,我乐观不怕。可好景不常,这假期打从床上要爬起身,我怀著美好心情时候,发现肩膀特沉重,背酸异常的痛楚使自己心情跌入谷里般,确实有忧虑和担心。


 


林医师坦言,警戒我:这只陪著自己记录了无数辛酸和快乐的左手,岂能就让它患病不可收拾呢。他表示,治疗的决心引自病情蔓延,一身的痛楚和左手掌的麻痹逼唤著我不能忽视这一次的治疗了。


 


是否每个医师必定会以其专业的知识给病人说安慰的话呢。这我并不确定。不过我还是觉得林医师人很有善心,没有收昂贵的治疗费。


 


医生朋友亚力士说,我的病情并不出奇,凡是这一把年纪的人定会逐渐出现毛病泄漏,而林医师却安慰著我说那是文明人的病症,也是一个事实,过去我确实忽略了自己的身体。


 


一个人的假期,一个人感受著身上的痛楚和忧虑。听著自己的身心告诉自己颈椎神经线经脉的通道无法再一路通行。我试著在脑海留下的讯息是:去吧,去吧,去接受治疗。于是,就从怠慢的举动,到后来坦荡荡地泄漏了自己害怕看医生、吃药,甚至,害怕推拿带给我疼痛的秘密。


 



当忐忑的心和脚步跨进林中医师的店面,我犹如一位女巫师念著咒语,暗自在内心重复绕诉著:我来了。忘了害怕,忘了吃药的童年吧。克服自己,走向医师。


 


走向林医师第一次的勇气,当五行针和先进的物理治疗仪器贴在我的颈部和背部一段时辰以后。发现肩膀的痛楚减轻,那刻,我终于感受自己重拾安眠时光的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