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剩下九三零喃喃自語

我的九三零決定赴約是一件突然,於是九三零看了光良演唱會,我意外振奮的收穫是陳琦貞穿著白衣裳唱旅行的意義還有九份的咖啡店。


九三零的夜走出演唱會場,悶悶的節奏還在腳下。和來自檳城的耗子約定拿送我的紀念品,還向他要了一個很久很久沒見面的擁抱。原來這個溫柔溫暖擁抱再也彌補不了原來的,再也沒有任何改變,再也沒有任何我貪心的安慰。


九三零的他看了以後告訴我,我練習唱了對你有感覺,只是又是一場他相信的注定沒機會在現場和唱覺得好失望。於是溫柔的問了我是否明天依然,頓時只有讓我傻了的片刻。


九三零決定聼歌於是心情不一樣,於是勇敢的讓他送我回家。回家前他提起吃東西,我說了無所謂。問了我意見到Boston吃夜宵,我還是沒意見,只是無所謂。


九三零結束前一路上,我的安靜到最後還是一樣。身邊的兩個女子我不熟悉,於是懶惰得我不想開口,無禮也不理會。他有他在我面前百般細心對待兩姐妹,我有我安靜的看著耗子送給的明信片。


目的地後的話是他对我说:点了,但是要很久才出菜。後來,等了半小時的面食終于擺在我筷子眼前,全身冷凍的細胞使我安靜的吃,並且允許我餓得吃不下很多,或者更多。


親愛的朋友他說的我至今是否還相信,是否將來也相信他體貼單純的一般,即使关心我活著可有得吃晚餐,如何去演唱會場,幾點出門,甚至叮嚀我換那無法百般忍受無法再充電的手機,或是否我只會唱幾首光良歌曲而已的話題。这好像对我又不是最重要


我親愛溫柔的朋友,你可曾知道爲了迎接十月,剩下的只是我在九月結束前的九三零喃喃自語呢。

把愛傳下去

 







那天,我记得我在雨水里跳了一支带动唱《把爱传下去》!


这是我工作以来几乎是会不经意在想著的一件事情。身体因带动唱摇摆。


为了纪念自己得了《把爱传下去》优秀征文奖,所以,即使撑著一把扇,我和朋友狂舞在滴滴答答的水声中。


我要把我的爱和文字献给每个人。因为爱,所以爱。


 

我不再單身的摯友





 


                              在九月九祝福我不再單身的摯友文益美詩


九月九日是一對老朋友註冊的人生大日子。儀式雖簡單,但卻充滿意義。


他們愛情路上的坎坎坷坷。當初,我聆听過,也一路上祝福著。當時,情路艱難受考驗,沒退縮,沒因風雨打倒。而今,總算修成今日的正果,在好兆頭的日子九月九日正式注冊,共結連理。對於愛情,它並不是三兩天的事,經得起時光醖釀的戀人,總讓我感到欣慰。


 





文益說,皆因我曾在他們相戀的源頭路過,所以,受邀當其一的證婚人。我於是欣然應允並在青绿的草坡上和新人合照。那天,艷陽的天空與陽光,沿著各自燦然的微笑,鏡頭鎂光再次攝下了我和他們友情的纪念日。



那天,會場洋溢蔓延著一片喜氣洋洋的味道。想必那一定也是新娘最幸福的歡樂時光。我擰著相機,隨著他們倆捕抓當下,當時的新娘無論她聊著,站,都不同于往常,一臉最幸福的笑容。


 






拿著相机,目光隨著她轉,迎著她幸福目光,我終于更釋懷著釋讀了這個女人有了親密伴侶後對待友誼全然不同的轉變和心境


 



無論從今以後的不一樣究竟多少。由心獻上給摯友不再單身的祝福,但願,若干年以后,我們友情依舊,仍有朋友的暖意和關心在心頭。

一个女人,一碗粥。

床头柜上还堆着许多未阅读完的书籍,连越看越有味的《追風箏的孩子》还是停留在三分一的页数。中午前,燕薇连续几个电话的慰问,甚至邀请出席彩虹的生日聚餐会。若是在平时,我肯定会欣然出席。毕竟,我喜欢大自然餐厅素食的风味,然后与相好的朋友在一起,是一种很好的休闲和放松。

关于邀请,我决意放弃了。无论如何,铁定这时刻适合放自己在家休息而已。從這些日子的點點滴滴,精神还是倦倦的,选择抚慰自己是今天一件挺重要的事。於是,在厨房给這個周日煮了粥。

平常总是回家就往家里的桌上寻母亲的菜根香,母亲会熬美味的汤,煮美味的菜肴,有时候,还会熬稠稠的番薯粥,我常会配上腌制的几样小菜,吃起来,有一股暖到心里的感觉。

老爸入院的周日,一屋子寧靜的,做好粥,使我聞見的只有粥的溫香。盘起了长发,给自己端上一碗热热的粥,这一次找不到任何腌菜搭配,在粥里我放了白果、红番薯和枸子。

坐在一个人的餐桌,舀一口送进嘴里,一股香甜的气息在两颊和舌尖弥漫。我想起,许多个日子前聆听张艾嘉的《一碗粥》和歌曲里的爱情。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跟一个小女孩说,如果我只有一碗粥,一半我会给我的妈妈,另一半我就会给你。从此,小女孩就爱上了小男孩;可是,大人们都说,小孩子嘛,哪里懂得什么是爱;后来,小女孩长大了,嫁给了别人;可是每次她想起了那碗粥,她还是觉得那才是她一生中最真的爱。”



后来,长大后的小女孩嫁给了别人,因为,那个长大后的小男孩,除了那句话,再也没对她说过什么。他只是偶尔给她打一通电话,女孩的母亲不忍看到这样的局面,所以教他做好了粥后就离开了,以让他有一个对她借粥‘说话’的机会。



而我在这遐意的午后,只想为了眼前这一碗粥,认真地品尝一回,一个一直以来很关心我,会将我骂哭,经常和我斗气的一个朋友在我思绪涌现。红尘之中,他仿佛是我遇见的一碗粥,虽显得如此平和一般,但他或许却是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

午后的宁静,思绪停留在一碗温香的粥中,久久未散。我的幸福不言而喻,却不由自己。


17/9/2006

寫在老爸入院以後。

在回家路途中,買了母親交代的用品,由於大雨狂下,讓我最後還是去了夏日理髮店逗留避雨。朋友奱說我瘦了。我想,也大概是吧,雖好幾次懷疑體重是否有減少。


倦意,使我話不多。我沉默的只是在墻角落面著鏡子,看他們的忙碌和聼著她忙裏偷閒的一連串笑話。伴著我一個星期,負荷在我身上的,真的讓我感到些許的疲倦。


終于感到安慰的是,固執的老爸終于乖乖地住進公家醫院了,回想起當初想盡辦法要他老人家為健康着想,聼勸,讓病發的他入住醫院是一件挺考耐力和技巧的事情。


“老爸,如果你還堅持不入院。我真的要致電救援服務熱綫了。”我在極限無奈中,想好了那樣的對白,必要時將不顧一切下此決定。


在醫院等著醫療檢查的時刻,我想起他早上在客廳對著弟弟說了那番話“要乖啊,等爸進院平安回來。”抱病道出那句話的他,終于讓我看到他年老患病的畏懼,面臨離開家人的憂心。


女醫生吩咐護士要我安排給他入住醫院觀察幾天。對於有前科中風紀錄的他,已在這幾天的堅持顯得虛弱不堪了。


這星期以來面對老爸的健康難免帶著擔心。母親總在夜裏斷斷續續醒來看顧健康欠佳的老爸而睡眠不足。今天,得以大半天時間,將老爸送進醫院做深入檢查和護理,我們内心的沉重開始稍微減少。


對於面對老爸向來百般固執的警戒心,我早已無法視而不見。一次又一次的經歷,無論風雨再臨之前再也沒為措手不及,讓我像個愛哭鬼的理由了。


越走越近的病情,越坦然的無常,生老病死,甚至,對於年老者的臨終關懷,我才剛知道,過去所學習,可賦予的並不夠多。於是,攔不住自己,欲拿起更多勇氣面對這一次,或者以後的無常。


向偉說了這一次我不再輕易落淚的看待他的病情,關於過去攔不住像繁星的眼淚,我突然明白它是可以換身成爲填補遺憾的愛。也因爲,想透。母親在院看顧老爸的第一夜。 我終于好好的休息,睡了一場。 

一支快樂的七彩水中山舞(感想篇 )


(一)我们一起放逐的傻勁


有時候,我莫名的有一股出走放逐的傻勁。無論身在角落,身在天涯,也想著呼朋喚:不如,我們登山去吧!于是我不顧一切的傻勁,不知不覺又让我圆满参与了一次登山和放逐。一支七彩水中山舞的因緣,最初是因爲在七月份與卡邏先生聊起爬山話題,於是就不顧一切,落實了興致勃勃,跋山涉水看彩虹的舉動。



我記得,當初將消息傳開后,山友的反應並不很熱烈。隨後,便想起數位義工夥伴蠢蠢欲動,想參與登山之樂。向諸位想參加的夥伴表示,山多水蛭,登山難度不高,即使少登山都不怕登不了目的地。出自那樣的解析,其實,也同時在鼓勵婦女階級的姐妹們可放下兼顧家庭的繁忙,一起讓身心融入自然林野。

告別七月前,正逢民間一般人印象中,所謂的中元節(鬼節)。膽大包天的月華月清兩姐妹在招約下,終于答應獻出一同登山的第一步。同時,自有個早晨在沙亞南健步,念念不忘欲登山的慧萌和Jenny姐也加入了初體驗的山隊伍。

想進一步認識爬山群的福正大哥也報名。大紅花友Ferm717曾說起登山記得的事。…又基於那样因缘,於是,便和卡邏先生呼朋喚友,开会小討論協調之下,總算讓這件登山事推展了。

當然,其間擔當號召角色的我,不小心遇見了好幾架“阿葉號、永貴號”等的飛機啓航而过,瀟灑飛過我頭上的一片蔚藍藍天。走在這時代狂潮裏,非人人皆能百無禁忌一同上山,而那些小插曲,並不影響放逐的計劃。我們總算成功以二輛車,13人浩浩蕩蕩從巴生出發,前往彭亨関丹彩虹山。

放逐隊伍中,除了麵包女孩經常一同登山遊樂,隊伍裏頭的彩虹、福正、艷薇曾登上日月潭;月清月華兩姐妹曾如此瀟灑,毫無登山演習經驗登上了神山;Ferm717也提過自己曾登好幾座山;卡邏先生曾透露有登林明山和彩虹山等小山的經驗。

第一次認識見面的富城,只能怪我已陶醉在一路的山石花草溪流水自然形態中。所以,印象中只有他在四輪啓動車上,滿口不停充滿智慧的哲學思維話語。至今,我毫無頭緒,他是否曾發出任何登山之談。

無論彩虹山或彩虹瀑布迷人的風采,究竟是不是引我呼朋喚友上山,或者對山事,堅持到底的理由。過去,老愛向山友嚷著上山的欲望,確實已在這一趟林野山水中和我倦意的身心已全然释放。 



 (二)朋友,就是那样的。



現在,一個人靜靜的想起。讓我们如此精彩,出發前后皆有卡邏先生的關心參與。他滿腔熱情的商討“人+ 菜單”,參與接待Ferm717,由心感激他外,虽然,愛搗蛋惡作劇的他讓我忍不住的預謀他肯定逢遇強對手。從溝通集中地點,甚至,想著要如何招待Ferm717的晚餐該往何處,卡邏先生“乖巧”安份合作。豈料 ,美麗的黃昏當下,他送給我、志偉和Ferm717第一次出遊的獻禮是“遲到”。

隨著志偉的建議,那個中午,看了Ferm717家屋留言的喉嚨痛狀況,於是,就放心的在車上開始和大家一嗒一嗒的往所提議的肉骨茶店。沒办法参与登山的志伟,体贴的為我们点了好吃的肉骨茶,還有百聞美味的香菇滷雞腳滿足我們的胃。

人見稱之爲“可愛”的男子卡邏先生,雖很多時候和我處於勢不兩立的姿態,但無可否認,卻帶給我和山友許多有趣,經典的歡笑。

闊別旅途那一個午後,他向我提出關於自己的一個建議。意見搜尋完成任務后,我唯有實錄在這裡讓他知道。

可愛,確實適合卡邏先生,還是一件華麗的禮物。”朋友,你受之无愧。

我们相依並存,登山事后记:



這一趟登山看彩虹,雖大部分的夥伴初次見面,但沒絲毫的陌生感,也沒不釋放,不合作不盡情的理由。這個行程,那些閃動的光彩穿過我的眼瞳,使我無論在站立著或和大家行走在山裏,感受無比的壯麗,無比溫存。


从記下出遊记和回忆著Ferm717購買上山食品那個夜晚,旅途財政計算,讓我發現Ferm717的細心。而我可愛的朋友月清月華兩姐妹也有挺不错的体能。



麵包女孩赤著腳走山的舉動讓我佩服。福正大哥和富成給與大家互動友愛及對於隊伍的照應毫不吝嗇。君麗對於母親的關心我一一由心感染。而今,將全部的…放在山匣記錄裏,讓溫存發酵吧。










我認同Jenny 姐後來所感的話,我相信,我們都盡情奔放,甚至,輕鬆自在,步走了那一天一夜。


回到這一座城市,我们只有回到原来的位置再次繼續感受这城市的动脈。 然而,三男與十個女子一齊登山的火花,无意间成就的一支快樂的七彩水中山舞,其實,並不是有人曾想象中那么難的事。


許多細節,許多一起出遊非同凡響的經典、記憶,並非一言一語就能道盡。倘若沒停下繁華的腳步,然或许我们對一切好奇,對欲想放逐的身心,對大自然界視野的開拓,就只是一种停留,浮淺以待而已。


“成就一件山事,實踐走入綠野的决心,需要彼此引導的能量”。我逐渐认同,如此而已。

她,高跟魅力的蔓延。

那天看《人魚朵朵》色彩繽紛的童話拍攝,一雙雙華麗鮮豔的高跟鞋除了讓我聯想到幾米的繪本作品以外,另外就是王子與公主的奇幻王國和平凡生活。

 

從看一個愛鞋成癡的女子愛惜地在家裡保養一大堆寶貝高跟鞋,一邊擦著鞋子,一邊對著身邊另一半敘述每雙鞋不同的保養方式那是現實中挺有情趣的兩人生活事。

影片對白道出:「幸福,就是要擁有一隻白羊和一隻黑羊。」反映了許多典型獨立前衛的女士們隨著時尚風潮鍾愛穿在腳下華麗的鞋子外,其實也隱喻著嚮往擁有一只白羊,一只黑羊簡單幸福的女性心聲。

我喜歡影片中用了大量高跟鞋貫穿女士們為美麗高跟鞋的傾心。畢竟,時至今日,無可否定高跟鞋明顯的就是女士們生活上不可缺的必備武器,女士們穿起高跟鞋儀態萬方,走起路來款款而行的風情確實在這個年代彌漫並吸引了許多男士的目光。

很難想象,如果少了高跟鞋的時代風潮,那麽一場屬於女性時代的時尚風暴又如何一次又一次被掀起?女士們輕盈或是堅強脆弱或是鏗鏘的步履究竟如何被詮釋走向世界觀,而女士們的魅力光彩將如何蔓延了呢?

女士們腳下那雙時代產物每一寸高,亦有一寸前進的高跟時代魅惑。才女張愛玲曾寫過:八嵗要梳愛司頭,十嵗要穿高跟鞋。説來,指的就是女性天生難擋愛美天性,女人殿起腳尖,擡頭挺胸看得遠,甚至以腳下一雙高跟鞋付贈了自己一身魅惑。

過去,自高跟鞋穿在女士們的腳上獲得讚美、性感、洋洋得意開始,一股至今持續記載女性社會地位,甚至關於女權運動與女性在社群立足的爭議辛酸史當然也曾在歷史中落下許多不爲人知的一面。

站在一雙自己心儀的高跟鞋上,女士們應一如既往,即使有一天摔倒了,受傷了,也要勇敢踏上平凡的大路,繼續享受路人的讚美,即使當下並不一定是一只白羊,一只黑羊的時刻

沐浴在童話電影晚上,我如此而已的只是一個穿著草鞋的女子。影院燈一亮,剛剛好的攝氏溫度,孩子般的赤子之心,仿佛跨進一個織夢童話樂園,然一個童話夢終于再度緊緊抓著。沉睡后,美人魚、青蛙王子、賣火柴少女,悄悄地走進了我的夢裏。

一朵朵友情玫瑰印開在臉上。

我把在腦袋準備好的,在那早上的速度動作中往書架取書。既然他開始要看書,把書本裏面的東西往他肚子裏醖釀,哪怕背包多重,我最後還是會給他送去。


暴風雨來之前,我只能以書來安撫他。所以,他看書。我借書。仿佛是這季節一件及時發生挺安慰的事。

三年前,获悉他也來自和我同一個團體。如今,認識他蠻久,也相熟了。所謂的相熟,就是大家一夥人會時常混在一起吃個飯,偶爾看場電影,去唱K,喝杯咖啡,或者在簡訊中告訴彼此當下快樂與否,無關痛癢,大事小事的那種關係。

卡邏朋友說,他是個很不錯的人。他所指的大概是和我認爲的一樣吧。他勤快、老實、忠懇、溫和脾性確實就是在他身上的優點。

我也知道,若我疏於聯絡大家的時候,他不會忘記把我抓出來見見大家。每每他那份情義深重,會讓人暗暗感動。

他說,書看完了,要向我借書來看。他最近寂寥的生存狀態不經意的透訴著生活裏有脫綫。我並不覺得奇怪的只在簡訊中告訴他:我一直都曉得。在旁人眼中,他眼神的隱憂和迷惑早已被出賣。後來逐漸知道,他那一顆心逐漸被撞擊,用心鋪展的夢逐漸被隱殺磨碎。

在他小小的世界,他比以往等著暢快被釋放。而我只能從這棟樓的A面,拿著幾本自己也很喜歡的書走向B座去安撫一個人。

天黑在八點鐘以前的城市隱喻著暢快鮮美的態度,一朵朵友情玫瑰印開在臉上。…

             X                             X

昨夜,我們在K城的一場講座會。來到1200時候回到了家裏。離K城那些高樓大廈,花花綠綠的霓虹燈招牌,小食中心夜宵和堂裏定時噴射出來清香劑已有三個小時。

赴約之前,他應徵一份新工作。後來還匆忙赴了我們三個人的約會。他忐忑不安和我們席地而坐,坐在講堂沒辦法專心聽講的心情和姿態,我是知道的。就像昨天在K城和今天的K城陽光不一樣,就像漫至整個講堂的香味縂有驅散的時刻,關於他的現在,縂有天他會索性讓陽光猛烈的照在自己身上,即使有未化開,少許旱熱的無奈。

邊聼著兩位主講者豐富的幽默生命對話。深呼吸著平和的空氣聞著我記憶裏頭好一段時光,我的自由,我的奔放,我的甜蜜,我的瘋狂,也是那樣換回來的。綜合我在這城市深愛著的理由,我不自覺地笑了

我轉過頭,他依舊一臉惆悵。

「昨天,已不重要今天有被征服的可能。一路採集,一路收穫吧。一切之後就發現自己不一樣的完好在那裏,一路上就会有一絲絲累積的驕傲。」

有些途徑,猶如睡覺的事,熟睡中若被打擾,並不算被打擾,反會因爲在這充滿危機四伏的局勢還可以安全躺在床上發一個夢,想一件慶幸的事,是何等幸運。至少,我們這裡的海洋,沒有對人類變臉,殘酷的吞噬了無數的生命。還該慶幸的就是我們只是路過它的時候看見自己内心深處有一浪接一浪生活的沖擊。  

Why are you here?不就是爲了不怕任何訊號嗎。對生活,對大自然,對感情,對事業,僅有愛是遠遠不夠的事,還需要當今立斷。[當機立斷]這四個字,即使在繁華思緒,有微弱,也要嘗試挑揀。因爲,或許那就是唯一的可以成就的一種期許。

自己越來越像沉在海底的一片細沙,好奇著觀察浮游在海面上的生物。而他定能越來越像歡快的喜雀,帶著在K城印開著的友情玫瑰祝福準備飛,尋覓回巢,辨清方向。……

我不是很懂得安慰的事。眼前一朵朵友情玫瑰印開在臉上的七月盛夏,它卻在一路上不斷吸引了我的目光。 

 

 

 

 

 

 

 

 

 

 

 

 

 

 

 

 

 

  

 

 

 

 

 

 

 

 

 

 

 

 

 

 

 

 

 

 

 

 

 

 

 

 

 

 

 

 

 

 

 

 

 

 

 

 

 

 

 

 

 

 

 

 

 

 

 

 

 

 

 

 

 

 

 

 

 

 

 

 

 

 

 

 

 

 

 

 

 

 

 

 

 

 

 

 

 

 

 

 

 

 

 

 

 

 

 

 

 

 

 

 

 

 

 

 

 

 

 

 

 

 

 

 

 

 

 

 

 

 

 

 

 

 

 

 

 

 

 

 

 

 

 

 

 

 

 

 

 

 

 

 

 

 

 

 

 

 

 

 

 

 

 

 

 

 

 

 

 

 

 

 

 

 

 

 

 

 

 

 

 

 

 

 

 

 

 

 

 

 

 

 

 

 

 

 

 

 

 

 

 

 

 

 

 

 

 

 

 

 

 

 

 

 

 

 

 

 

 

 

 

 

 

 

 

 

 

 

 

 

 

 

 

 

 

 

 

 

 

 

 

 

 

 

 

 

 

 

 

 

 

 

 

 

 

 

 

 

 

 

 

 

 

 

 

 

 

 

 

 

 

 

 

 

 

 

 

 

 

 

 

 

 

 

 

 

 

 

 

 

 

 

 

 

 

 

 

 

 

 

 

 

 

 

 

 

 

 

 

 

 

 

 

 

 

 

 

 

 

 

 

 

 

 

 

 

 

 

 

 

 

 

 

 

 

 

 

 

 

 

 

 

 

 

 

 

 

 

 

 

 

 

 

 

 

 

 

 

 

 

 

 

 

 

 

 

 

 

 

 

 

 

 

 

 

 

 

 

 

 

 

 

 

 

 

 

 

 

 

巴生港口走過百年風雨


異常繁忙的巴生港口,是如何形成的?


巴生港口在19世紀已存在,當時英殖民政府見巴生港口一帶的水域很深,適合大型輪船停舶之用,便鑑定它為港口。


當年,巴生河是主要的運輸模式,河口處充作碼頭,可是礙于河床淺而滿佈泥濘,大型輪船無法停泊靠,這個新發現的碼頭,成為新寵。


當時,英國駐馬最高專員瑞天咸興建1條新鐵路銜接吉隆坡與巴生港口,並在鐵道終點興建港口,並于1901915日開放啟用。


新建的碼頭名為鐵路碼頭(Railway Port),后在40年代命名為瑞天咸碼頭(Port Swettenham),直至1972年改名為巴生港口。


它擁有3個停舶碼頭、關稅局辦公室等設備,政府將碼頭地段交由馬來亞鐵道局管轄,不過管轄碼頭的單位則是瑞天咸諮詢委員會。 政府也在同年,停止使用舊碼頭。


由于碼頭交易量穩健成長,各項設不敷應用,當局在1912年興建2個水域停泊處。


巴生港口也受到一、二戰,以及30年代經濟大蕭條所影響,港口運輸額大減,二戰令巴生港口設備受到破壞,碼頭管理層在戰后馬上著手修復。


1940年,巴生港口1年內處理的貨運箱已達55萬噸,它在歷史上首度突破100萬噸是在1955年。在當代,米糧及食物是主要的入口貨品,樹膠、錫及干椰肉則是主要出口貨品。


於是,港務局在196371日成立。 


巴生港口占地2232.84畝,它的面積很大。不過,它最初發源之處,便是巴生鐵道一帶,該地后來被稱為南港。南港這個名字在今日已不存在,因為它與北港合為一,稱為北港。


今日的巴生港口,只有西港及北港,政府在1986年私營化北港,並局部在1994年將西港私營化,由2家私營公司管理。



發展潛能無可限量應擬籃圖規劃未來,巴生港口是國內最重要、最大的港口,地位不可取代。

船運業在未來20年,將是世界發展最快速的海洋事業。 政府將不斷加強巴生港口的碼頭設備,使港口的競爭力更強。巴生港口的地理位置十分策略性,它深達13公尺的水域也奠定它的重要性。



目前,每年的箱運量是530個集裝箱(ITU),是全球第13大港口。當局已經計劃加深港口水域,因要達到承載著15000個集裝箱運,必須將水域加深至15公尺大型箱運貨船才可靠岸。



雪州政府有意將巴生港口美化,好讓港口成為旅遊區。

早在8年前,州政府已批准港口一帶20畝地段,發展成港口城市,吸引旅客。 巴生港口一帶有遊艇俱樂部,如果興建海鮮樓或博物館,能形成旅遊磁場。


巴生港口在憲報上公布的2000多英畝土地,其土地用途仍屬于鐵道保留地,必須將之合理化,轉為碼頭地段,港務局正在積極處理此事。

巴生港口擁有很光明的未來,但對歷史的資料收集得不完善,港務局正在向各有關單位收集港口的完整歷史資料。


交通部透過港務局來管轄巴生港口,確保港口的操作符合馬來西亞港口法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