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落的黃金雞翅膀

禽流症在國内爆發,莫名的想起那一次燒烤會上的“黃金雞翅膀”是有點不合時宜。我向來不喜歡火烤食物,雖火烤食物被公認很美味。幾個月前燒烤友聚,看見朋友用心燒烤出一只又一只美味的雞翅膀,然後再將烤成金黃的雞翅膀鋪上一層蜜糖,香脆十足,確實令人垂涎三尺,人人想嚐。

與友滔滔不絕回味談起燒烤會事宜,我只自嘆不如別人手藝,是因爲坐在烤爐前,始終沒那耐性烤出味道鮮美誘人的“黃金雞翅膀”來。當然,蹲在燒烤爐前姿態,確實很考驗人持久的耐性和態度,所以,賞他人之作之餘,我幾乎傻氣地懷疑自己究竟是不是忘記了有那樣的經歷掉進熱烘烘的燒烤爐而引至自己燒烤技術如此差。

人家常說,烤出一份好作品,那純粹是一份享受和自滿。但我始終不喜歡烤肉給人體帶來極大健康危害。而今,加上禽流症若那麽不幸泛濫成災,蔓延在這炎熱高溫的土地上的話,烤肉對我而言是談不上有非常的意義。

遠離家大概20分鐘的路程,有個挺不錯的海灣設有燒烤爐供大衆聚會燒烤邊賞夜景,多年來,只記得畢業前的兩年,年少瘋狂的海灣燒烤會是學生最愛的活動之一。當年,呼朋喚友的就辦慶生燒烤會。有一次,同學們的燒烤欲望程度升到極點,竟然用盡了一個月四個周末來辦燒烤聚會。當時的大家心裏都明白,燒烤食物只是藉口,大夥兒上了五天苦悶課能三五成群,樂在其中才是那學生時代的一大美事。

若要和以往比較,長大後,我還是喜歡享受外動内靜的氛圍,而不拒絕參加燒烤會和燒不出脆口的“黃金雞翅膀”這點我得自認還是有點遜。而長大後,對於燒烤食品獲得認知,帶給我最大最重要的意義那就是在學懂預防病菌纏身健康出狀況的同時,在爽口的同時,我會想到要“身體健康”,就別痛快了嘴巴,難為了我的身體這麽一回事。

可如果這時候發現燒烤的欲望來了,禽流症卻爆發了,那能做的還是別繼續想著漸漸被局勢所逼遺落的火烤“黃金雞翅膀”了。畢竟,口欲會難爲了自己也不一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