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謂徒勞

那個周日,我還記得那如此無聊的訊息終于被遞送來了。

我非常清楚,我的記憶里是極致討厭那麽無聊和無關他痛癢卻又事事関己的出發點。縱然,我嘗試過努力告訴自己不要去相信他給與我的那個記憶,要對自己的生命寬容些。

呵,原來是徒然的,儘管用盡僅有的修行再怎麽寬容的心懷,竟也會被惹毛了。回首當初到現在,我真的感受不到一絲絲的喜悅或經得起時間考量。

當初,我預料著可能會做的事,也終于把矛頭往我這身上來了。我認定他在未來盡可能做的無聊之擧也真的做了。

縂以爲,我的記憶告訴我是那樣的,但是後來還有一夥人,原來都和我有同樣的感受,認定他越過時間邊界的醖釀試圖刻意友好,如今卻被公認為徒然沒意義。

拿機會去嘲諷他人,散發有害的語言就自以爲是幽默是玩笑,侵擾他人之禮,就只有披露他有待加進的成熟度和思想。

噢!我們親愛的朋友,多麽想贈送你一話:你怎麽如此呢。過去對於我們的狂熱和試圖建立心告訴我們你珍惜的,而今已逐漸被你自己多餘的一舉一動驅走了,你可知道呢?未曾稍減的多餘閒事心,如此令人害怕想隔離,導致在很多人的記憶中,你逐漸被忽視。

不一樣的人物,不一樣的心情,不一樣的當下,我們各自仍然擴張著自己。請你,請你別一味沉淪著在他人逝去的時光記憶裏頭,繼續難以抗拒的拿別人的芝麻綠豆往心上擺,嘲諷他人

那只是別人微不足道,生活上一丁點的一部分,難道掌握別人所經歷過的芝麻綠豆就能使你樂上一個世紀嗎?難道打著這一層挖掘出來:他人的財富,他人的感情,他人的友誼,或者私隱,就能讓你很不一樣嗎?難道那會令成你成爲一個探測家?或使你飛黃騰達?

該停止針對他人,刻意被你放大重量和提起嘲諷的事,那是徒勞且缺乏意義的。

人類累積的記憶永遠會为我們清晰地分析,我們的記憶會為我們見證那樣一個你,甚至在我們的生命裏頭不知不覺隔離了你。

令人憤概的是,我們自認沒辦法對你視而不見,唯有適當的隔離會讓我們自認痛快些。所以,挪出隔離的尺寸以後,請你保重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