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以後的爛泥灘我也說了。

關於昨天發生在爛泥灘的。最後,我當然要快快樂樂的說了。
會議議決民主投票。還好是九票對十票,一萬對二萬的局面。
總算抵消了我接近徹底鄙視你們那未爆發的能量。

 

 
你們說的話各自認有理。你們最後投選的一票到最後還試圖著

告訴全世界說自己最後還是捍衛華教和華社。

但是,你們同時也忘記了。自八點十五分你們步入那圓桌會議后,

議論過程之中,你們卻也忘記了過程的姿態比結局來得更可貴。

 

 
呵!我好想想問:你們究竟是誰?難道你們就是那只是披著黃皮膚的軀體?

屬於你們的靈魂。思想。聲音。動作。 難道永遠充滿矛盾,沒固定的指標?

河堤被水淹了。也許將被毀了,還沒發現嗎?

 

 
昨天晚上。有人在圓桌上說的事實在太多太多了

多得我不知道我該嘆息。還是該苦笑。還是該只是安靜的

努力將文字報告無缺記載完成任務而已。

 

 
圓桌上,我記得有人說:

最近我們這個城市的獨中太多錢了該停止一切捐獻動作或少捐些。

有人說:

最近我們的華裔子弟已經沒有了什麽好表現好成績的火花。

有人說:

國中生和獨中生的教育有偏差缺乏著説服你們的力量了 只需要一万而不是兩万

也有人漠視一切不說的,所以,當有人讚賞他是國中的優秀人才就有人沾沾自喜哈哈大笑不表示任何立場的高興起來。

 

無視於他的高興。有人說以後。我有我想說的。

捐多捐少來擴建一層樓,不是你一個人未了解就輕易説服他人的作決定的事。

也不是華社百般熱情伸出援手拿出錢,就是永遠的足夠,永遠的資源,培養人才國家未來主人翁。

 

 
有人說以後。我想說。可以仁慈些不要那麽充滿教育病態,

拿學生學校成績來開刀而剝取未來華教發展的希望嗎?

 

 
至於,那沾沾自喜的人,不是獨中生的我也忍不住看見你缺乏聖賢教育,

不懂得飲水思源未雨綢繆還哈哈大笑,我打從心裏一點也不欣賞。

 

 
有人說以後。我還想說。

難道你還在爛泥灘這個肥沃的土地上無動於衷無關痛癢嗎?

難道沒有華社華教的隱憂,只有為榮所見學校高漲的成績分數巴仙率
才有條件劃分將華教華社歸為進步嗎?

而獨中生和囯中生難道都不是來自黃皮膚的華裔子弟和那僅有的人口嗎?

 

 
還有我想說的。那讓我疑惑的一票。那唯一棄權的一票,

是因你無動於衷,還是黃皮膚的你原先就不屬於這爛泥灘的呢?
 

關於爛泥灘這片肥沃土地的腐敗。其實,我記得我都一直有想說的啊。

但是,疲倦一整日,昨天夜裏十一點走出爛泥灘圓桌會議大門,

回家一夜以後的現在1127分,就只有這些能在現在說了。

最後,只剩下最想最想說的就是,我今天拖著一身的倦意來辦公室就是想好好睡個覺這不可能的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