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恙同行的左手

我的左手欠恙,出状况已有三个星期的日子了,起初原以为只是短期性的血液不循环导致左手掌麻痹。经过一家又一家的中医诊断,我终于接受那是累积的颈椎病。颈椎病原由来自于神经线长期被压,因而导致左手掌长期麻痹。而今,已恶化至肩膀和背部都开始酸痛,无法好好安眠。


 


林医师提醒著我这不可忽略,可能会恶化导致骨疵。轻微的现况该勤力,紧密前往他那儿进行物理治疗和吃药。


 


两天的公共假期,逃出之前两位推拿医师对我下手推拿的畏惧感,听取母亲的意见后,我终于听话的去林医师那儿接受治疗了。熟悉我家老爸老妈的林医师以他惯常的口吻怪我先前没往他那儿治疗外,就接著发问我,难道你不担心吗,当整只左手掌麻痹呀。


 


我对他说,经过之前两位医师的推拿,五只手指只是剩下最后两只手指麻痹的时候,我乐观不怕。可好景不常,这假期打从床上要爬起身,我怀著美好心情时候,发现肩膀特沉重,背酸异常的痛楚使自己心情跌入谷里般,确实有忧虑和担心。


 


林医师坦言,警戒我:这只陪著自己记录了无数辛酸和快乐的左手,岂能就让它患病不可收拾呢。他表示,治疗的决心引自病情蔓延,一身的痛楚和左手掌的麻痹逼唤著我不能忽视这一次的治疗了。


 


是否每个医师必定会以其专业的知识给病人说安慰的话呢。这我并不确定。不过我还是觉得林医师人很有善心,没有收昂贵的治疗费。


 


医生朋友亚力士说,我的病情并不出奇,凡是这一把年纪的人定会逐渐出现毛病泄漏,而林医师却安慰著我说那是文明人的病症,也是一个事实,过去我确实忽略了自己的身体。


 


一个人的假期,一个人感受著身上的痛楚和忧虑。听著自己的身心告诉自己颈椎神经线经脉的通道无法再一路通行。我试著在脑海留下的讯息是:去吧,去吧,去接受治疗。于是,就从怠慢的举动,到后来坦荡荡地泄漏了自己害怕看医生、吃药,甚至,害怕推拿带给我疼痛的秘密。


 



当忐忑的心和脚步跨进林中医师的店面,我犹如一位女巫师念著咒语,暗自在内心重复绕诉著:我来了。忘了害怕,忘了吃药的童年吧。克服自己,走向医师。


 


走向林医师第一次的勇气,当五行针和先进的物理治疗仪器贴在我的颈部和背部一段时辰以后。发现肩膀的痛楚减轻,那刻,我终于感受自己重拾安眠时光的可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