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眠,我们说著话的夜

这是亚力士朋友有一个夜里和我说的话。我纪录下来了。这个在大红花认识的医生朋友,我喜欢那样叫他,甚至我故意那样看他,以为他就是那样。结果,都不是。这是有人告诉我的。


 2006-10-31, 18:05:04


昨天,说著话。我告诉他说 ,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过,很多东西是不能选择的,像“老“就是。


因为如此,反而省下了许多麻烦。老的好处很多,但其中之一就是你可以知道很多事情。但可以什么都不说。或就算说了也未必有人会懂。

他说。他曾写过。就如诞生,我们也不能选择死亡。

我继续说,是一件事,一个人最终被另外一个人遗忘了,或是这本来就是没有意义。

他也说,他写过。没有人希望被遗忘。

有时候我多么希望我是一个没有味觉的人。因我知道,味觉,是一种记忆。他接著说,没有灵魂更加好。

后来,我们继续放释的聊。


我说,那么不同的食物将人区分了。同样的味道将人连在一起。那么灵魂该往哪里处置?

他的放释,好像任性孩子气的我一定有办法解答那样。他继续反问:有灵魂的吗?

我知道,我们没有永远绝对可让另一个人信服到底的话。但在后来,我还是说了。就好像我永远不知道无常什么时候,找上我多少次。我还是一步一步有办法,没有办法面对了。虽然间中真的很苦。

后来,带著睡意,夜很深前。我告诉了他:灵魂,或许有,被埋藏在一座很老很老的一座山。放在已经被遗忘的音乐盒里。如果有一天,遗忘的音乐响起时,就像味觉,让记忆浮现了那样。

昨夜,我在舒坦的床上想一回儿,是不是一个失去灵魂,不需要任何安慰的男人和我说著话呢。

呵,夜还是很深时候,我知道我很快的熟睡了。因想太多,其实并不很好。好好休息,睡觉是最幸福的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