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坐禪墊上寫字


盤坐禪墊上,寫稿的頭緒比早前清晰,至少知道該往哪裡,這個姿勢大概可讓我完成一篇文字了吧。


坐在這剛有筆觸的時刻想起昨天依然沒及時回應你的部分。昨天,在黃昏時刻,從辦公室走過小橋,景仰黃昏剛下過雨的大馬路。只是,冷風已襲,人來依舊人往,整座城的物和景竟成了我一個人回家的伴。

昨天, 路過逗留7 eleven的牛奶還是期限至十二月二十七日。就像你在簡訊給了我們的友情標上那一句話相等于是你下了一個期限。我不得已的必須把閲讀的文字攤冷在一邊。

那個讓我一直不知位于何方的聚會地圖你現在才記起,才提起。我,卻無法再斗膽伸手要了它。或許,這就是如你曾說的一句話:沒有了意義。

我盤坐禪墊上,想著是不是該先告訴你,自你爲我搬遷座位,甚至盤坐墊子后發生的點點滴滴。但我卻還怕聼你說只是讓我嘮叨而已,怕耽誤你的時光。結果,都沒說了。


我們是否該找個地方,今天、明天、後天再坐下來說説話,談近況呢。豪華花錢的咖啡廳我不想去,只是想去一處吹得到風的曠野或海岸,讓風帶走殘留在我們之間的累,容許我不要再説讓你誤解我的話。只容許風將我們臉上那些疲累帶走。

或許,不自覺的是,你猶豫著這究竟是不是稱之爲君子之交淡如水。其實,可不可以我們都說好呢,學習妥協,不要再耿耿于懷那惹人討厭,怒火沖天的火花。那都是我們彼此不明理,缺乏同理的文字惹了禍。讓我們一起投降,好不好。

誰知道,或許將來喜出望外地了解到誤會和了解就是那樣來的,而當初追求的意義早已不重要。

而今,寫字給你當下的禪墊是特從書行購回來的,是我走了好幾傢店將之揹著,好像行囊的旅人般把它帶回來的。自從,那個午後,你走過我灰綠色地毯後,我爲了調整坐姿,用心養好病,特別選購,舒適的好墊子。


發現,它真好。坐在墊子上輸入文字的好感覺,確實給了我很久沒好好書寫的當下。你向來知道的,我不求奢華的桌椅,只求一個舒適的姿勢,讓我找到屬於繼續在鍵盤上的感覺,那才合乎我意。

因盤坐的姿勢極限,必須站起身搖擺發酸的背,窗外是待會兒必路過的籬笆路,它,這個時候就像我對待你的方式,特別安靜。友情,如此安睡了。

我一會兒就下班,回家,用晚飯,洗衣服看還未發酸的書,只是不曉得盤坐墊上寫給你的文字,何時被你發現。或有一天,在你還沒來得及閲讀時候,它会不会發酸了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